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弗拉基米尔千年祭

弗拉基米尔千年祭

公元第十世纪末,基辅罗斯大公国在得涅波河流域兴起,到了弗拉基米尔大公时,扩大版图,他于988年迎娶了拜占庭公主,不但本人领洗,而且下令全体居民领洗, 奠定了千年来斯拉夫人的宗教信仰。后来基辅大公国内部分裂,被蒙古人征服,到了十四世纪,莫斯科大公国兴起,政治中心向东转移,但是弗拉基米尔做为斯拉夫文化宗教艺术的奠基者,一直是俄罗斯与乌与克兰共同尊奉的圣人,今年是弗拉基米尔逝世一千年祭,笼罩在两国关系紧张的阴影下,纪念活动将折射出历史文化的认同与国家政治之间的张力。

 

基辅做为斯拉夫东正教的发源地,有座一百多年前竖立的弗拉德基米尔的铜像。莫斯科将要竖立一座更高更大的铜像纪念千年,普京在兼并克里米亚后,指出弗拉基米尔在克里米亚的切尔松内撒斯领洗,而后带领全体人民皈依,此后东正教成为斯拉夫民族精神统一力量,所以克里米亚是俄罗斯的圣地。国外观察家认为俄罗斯把弗拉基米尔据为己有,来表示乌克兰没有自己单独的历史,只是俄罗斯历史的一部分。

 

2013年夏天,东正教庆祝弗拉基米尔受洗1025年纪念,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元首纷纷来到基辅,纪念共同文化渊源。 在这次集会中,普京提出俄罗斯牵头的欧亚关税同盟的倡议, 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倾向选择加入这个同盟,因而搁置接近欧盟贸易的讨论,成为该年底独立广场的骚乱的导火索,演变成目前乌克兰东部动荡的局势。

 

苏联解体后,东正教在俄罗斯迅速复兴,虽然宪法上没有把东正教奉为国教,但是政策上的倾斜,无处不见,例如莫斯科牧首受到国家安全保护,享用专车,财政上大量拨款兴建教堂等。普京总统称他幼年时母亲带他到教堂领洗,是东正教徒。他与莫斯科大牧首的基里过从甚密。基里在2009年登基之前,曾多年主管俄罗斯东正教的外交事务,他提出俄罗斯应该如何对全球化的挑战的命题,追求“俄罗斯世界”(Russkiy Mir)的目标。 “俄罗斯世界”的定义是一个东正教徒在信仰、传统和习俗体现价值观的共同体,不是国家地理或是族群的概念,而是一种精神上的归属,任何人只要信仰东正教、通俄语,共同的历史记忆,和对社会发展共同的看法,都是“俄罗斯世界”的一份子。 教会的作用在扭转社会世俗化的腐蚀,基里曾用“二次基督教化”来形容这件使命。他指的核心成员是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有的时候还加上莫多瓦和哈萨克斯坦。

90年代,叶利钦总统虽然文化水平有限,但是意识到文化的符号是维系3亿国境内外讲俄语信东正教民众的力量,责成国家科学院的哲学研究所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当时俄罗斯社会混乱,经济萧条,要进入21世纪之后,这个观念才比较成熟。2007年普京成立《俄罗斯世界基金》来提推广学习俄语和建立俄罗斯形象,扩大软实力,稳固周边国家对俄罗斯的向心力.

 

普京呼吁西方找回拜占庭的精神遗产,强调俄罗斯是西方文明的组成部分,他在2013年瓦尔代论坛上说,没有心灵、文化和民族的身份认同,不能立足于世界,所以人民的道德素养极其重要。按照他的看法,东正教是给全球化带来和谐的力量,和世俗政权不冲突,以往的拜占庭帝国,现在的国家主权都是体现上帝旨意的框架。当年弗拉基米尔领洗后,上帝把建立一个在精神领域神圣俄罗斯的责任交给了罗斯大公国,不仅是在国内,而且在外交上体现关怀国境外的东正教徒,支持巴尔干半岛的塞尔维亚,以及中东的叙利亚。外界不甚了解这些精神领域的认同和维系的力量,普京的民意基础至少有一部分建筑在精神领域,不容易动摇。

 

二十一世纪伊斯兰宗教极端组织兴起,宗教背后的军事政治力量受到新的重视。在各派基督宗教中,俄罗斯东正教结合国家与教会,崇尚传统价值观,对抗腐朽西方,主导对外政策,宗教是国家软实力的一部分。美国基督教派中,曾经参选总统极右派的布坎能,不顾美国目前谴责俄罗斯侵略行为,公开称许普京反同性恋之类的保守立场。在21世纪各文化大战中,跨国精英与国内传统保守势力对峙时,俄罗斯不孤立。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罗杰。柯恩把这种保守势力比作欧洲16世纪反对宗教改革运动的力量。在共同基督教传统的价值观的基础上,加上很多欧洲人对斯拉夫东正教神秘优美的宗教艺术的憧憬,这些潜在的好感,容易被激发。国家与宗教不是完全重合,然而以政治军事的考量来解释所有国际政治,把宗教道德价值观看成幌子,也非全面。

 

乌克兰的东正教会在国家认同和听命莫斯科牧首之间,长期存在着各种矛盾。1992年苏联解体后,乌克兰建立新的国家认同上的努力,很大成分集中在有别于俄罗斯,成立了乌克兰基辅自主教会,拥戴自己的牧首,这个牧首不被莫斯科承认,于是造成了教会内部的分裂。2014年4月调查,70%乌克兰人认为自己是东正教徒,其中32%认同基辅牧首,25%认同莫斯科牧首,有少数乌克兰东正教徒成立了一小支乌克兰自治教会,还有一部分人只认同东正教,而不显明的归属哪一派。自从东乌克兰动乱以来,认同基辅牧首的东正教徒人数有增加的趋势。 如果莫斯科不能解决和乌克兰教会的分裂,有关“俄罗斯世界”的设想都将流于空谈。

 

对众多的斯拉夫东正教的信徒来说,俄罗斯与乌克兰纷争属于家庭内部的打打闹闹,经过千年的融合交往,每三个乌克兰人中就有一个有俄罗斯血统,被选中雕塑莫斯科拉基米尔铜像的艺术家 S.Sherbakov 在一次访谈中说, 外人不知就里,把两国冲突看成球赛竞技般的厮杀输赢,其实这是一个古老家庭的夙怨,几世纪都没得到解决。即使在自由广场抗议民众中,很多人认为乌克兰与俄罗斯是一家人,期待俄罗斯人民受到乌克兰民主的感染, 紊乱局面结束后,两国人还会融洽相处。

 

今年五月八日纪念战胜法西斯70周年的红场阅兵,站在敞篷礼车上国防部长肖伊谷 (Sergey Shoigu) 进入红场前,经过克林姆林宫的救主塔时在胸前画十字,俄罗斯人民大为感动。他来自信奉佛教为主的唐努图瓦,是否皈依东正教不得而知,但是他把自己和国家的命运交到东正教上帝的手中,被视为历史上神圣的一刻,网上频传赞颂天佑神圣俄罗斯的帖子。

 

弗拉基米尔是普京的教名,也是他父亲的教名,所以他的全名是: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尔之子。普京 (Vladimir Vladimirovich Putin)。这位斯拉夫东正教的奠基者对他个人的意义显而易见。诚然,苏维埃的缔造者列宁的教名也是弗拉基米尔,这正印证了倡导“俄罗斯世界”的观点:政权是短暂的,由拜占庭到基辅到莫斯科,经过罗曼诺夫王朝和苏维埃,到目前的俄罗斯,而真正的俄罗斯文化价值观才更有持续性。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