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去年在西伯利亚被下毒, 生命垂危, 紧急送往柏林医治。  一月中旬回到莫斯科, 在机场立刻被拘捕。 国际特赦组织将他定为“良心犯”。 然而这个总部在伦敦的民间团体二月二十五日发表声明称纳瓦尔尼因以往散布种族偏见的言论,  决定撤销其“良心犯”的身份, 但该组织仍将致力营救他出狱。
 
特赦组织原则是个人有表达意见的自由。 任何人由于宗教或政治信念而被剥夺人身自由,  就是“良心犯“ 。 中文“良心”的“良”有道德判断的含义, 而此处所指的“良心”(Conscience) 是中性的。 如果一位良心犯曾经发表令人憎恶的言论, 后因反对政府入狱, 前者与入狱无关, 这两件事要分开来看,  不该影响”良心犯“ 的身份。 在冷战期间, 特赦组织秉持超然的立场, 奠定了权威性, 然而进入21世纪, 这个组织的定位扩大到捍卫整个人权领域。  官网上罗列了贫穷、性别歧视、移民权利等奋斗的目标,  比原来的宗旨更广泛,  涉及道德价值层面, 争议也随之而来。 公信力一再受到的侵蚀。 不久前, 国际特赦由于缅甸领袖昂山素姬罔顾罗兴亚人被迫害, 撤销了曾经授予“良心大使”的殊荣。 这次纳瓦尔尼事件带来的负面影响, 势必加深公关危机。
 
纳瓦尔尼一向高调标榜民族主义, 公开参加极右派的游行。 他早先所属的统一民主党于二零零七年将其开除。 他排斥外籍劳工,  在一段视频中, 扮成牙医, 把外劳比做蛀齿,  必须治疗, 必要时拔除来维护卫生。他攻击对象还包括车臣及中亚的穆斯林, 煽动种族宗教仇恨。  在与邻国关系上, 他支持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 曾毫无根据地咬定普京在中俄划界协议上向中国让步, 对分黑瞎子岛。 其实这块在黑龙江及乌苏里将交汇的江心洲一直是中国领土, 苏联一九二九年趁中东铁路事件占领。 纳瓦尔尼没有对昔日各种极端言论道歉, 反而振振有词地说他在设定议题来促使民主派和极右派对话。
 
纳瓦尔尼的支持者没有否定或驳斥这些言论,  但强烈指责俄罗斯安全部门发动信息战, 向特赦组织施压来摘掉“良心犯”的身份。  纳瓦尔尼入狱后, 他的团队发动了连续两个周末群众上街“散步”抗议,  俄罗斯各城市群众上街是抗议社会经济问题,由于俄罗斯二零一四年占领克里米, 遭到西方制裁,  经济萧条,  城市中产阶级日子不好过,  纳瓦团队想把把这股怨气转变成反政府力量, 显然力有不逮。 目前偃旗息鼓,扬言等待开春时再行动。
 
纳瓦尔尼于二零一八年因商业诈骗的罪名被判刑三年六个月, 剥夺了他参选总统的权利, 国际人权组织抗议此举为因政治动机罗织出的罪名。  他假释出狱后不断违反假释条件, 但是无人追究。  这次回国, 法院突然认真起来, 把他关进监狱,  反映出克林姆林对付他的策略发生了变化。  俄罗斯安全部门对付街头抗议使用的手段是适度的暴力镇压, 但达不到像白俄罗斯那种规模和血腥程度; 用宣传机器散布消息指出纳瓦尔尼不仅仅是单纯的反腐斗士, 而且是勾结境外势力来扰乱社会秩序。  电视媒体不回避抗议群众挂彩、关进牢狱、尊严被侵犯的镜头,  传递的信息是:  抗议就要付出代价, 而且代价只会越来越高昂。  多数俄罗斯人对政治漠然,  当政府不含糊地使用警察暴力,  许多人得出结论就是:  街头抗议不可能带来社会变革,  即使不满意目前状况, 也没有必要付出无谓的个人代价,  远离政治是理性行为。  这一套心理战术和管控手段, 至少在目前控制住了反政府力量的升级。
 
纳瓦尔尼的支持者在国外把他宣传成俄罗斯民主化的唯一希望, 但是俄罗斯人并不买账。  民调显他在国内的支持率徘徊在百分二十左右。  他的团队的确善用媒体造势, 他摄制重磅调查报告“普京宫殿”, 收视率极高 , 四个俄罗斯人中就有一个看过这部视频 。 但是效果并不合乎他的期待。  有人认为是假新闻, 有人认为无官不贪, 不值得大惊小怪。  普京的支持率在二月份仍保持在百分之六十五的水平。
 
普京今年面临最大的考验是九月间的全国议会选举。  纳瓦尔尼对年轻人有吸引力, 但是年轻人还是占选民少数。  四十岁以上的俄罗斯人经过一九九零年代的萧条混乱,  他们反对苏联时代遗留下的官僚, 后果是自己失业。  在疫情期间西方国家对抗疫的处理暴露出许多短板, 相比之下, 普京政府处理疫情得到多数人的认可, 没有强制隔离,  医疗系统虽然不健全, 还能有效对应危机,  短时间内研发了疫苗, 俄罗斯人民感觉到强有力的政府能办事。  
 
从被下毒到关进监狱, 纳瓦尔尼上了国际头条新闻。  美国及欧盟信誓旦旦要发动制裁。 全球金融市场担心新一轮制裁会给俄罗斯经济带来重创, 卢布的汇率比起疫情之前已下跌了百分之二十, 目前 74。5 卢布兑一美元。
 
西方国家在纳瓦尔尼事件上自乱阵脚还不只是特赦组织,  二月初欧盟外长西班牙籍的波瑞尔在莫斯科严词谴责克林姆林监禁纳瓦尔尼, 亮出制裁的大棒。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毫不示弱, 向俄罗斯媒体表示, 要是欧盟实施进一步制裁, 俄罗斯宁可中断经济往来。  其实拉夫罗夫心里有数, 欧盟不可能有大动作, 因为此类决议必须二十七个成员国全体通过决议,  而这些国家对俄罗斯经贸的依赖各有不同,  切断经贸只会更大程度上失去欧盟在俄罗斯的市场, 腾出空档将由中国取代。  果然, 波瑞尔回到布鲁塞尔总部后, 受到以德国为首的成员国代表严厉批评。 
 
欧盟于三月二日宣布对俄罗斯司法及安全系统四名官员发出入境禁令及资产冻结。 随后美国宣布制裁七名俄罗斯官员。 这些举措象征意义大于实质影响。  拜登政府声称如果俄罗斯违反国际公约使用化学武器投毒的到确认, 俄罗斯主权债将被列入制裁项目。  特朗普执政时, 限持俄罗斯国债曾提上议程, 但顾及到可能波及其他新兴市场债卷, 而被否决。 彭博新闻社估计俄罗斯国债430亿美元中四分之一在外国人手中。  
 
话题:



0

推荐

周乃蓤

周乃蓤

146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周乃蓤,台湾大学政治系毕业,美国华盛顿大学历史学博士,职业生涯一半在高校误人子弟,另一半从事所谓“历史初稿”的新闻采写,主要领域为财经新闻,曾任职路透社纽约分社及上海分社,亦曾担任过香港南华早报驻北京特派员。著有《国际财经新闻知识与报道》。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