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日经收购英国金融时报玄机

日经收购英国金融时报玄机

英国知名经济类媒体《金融时报》被日本经济新闻社集团以8.44亿英镑 (约13亿美元)收购 。 这份橙色的财经报刊报易主不意外,因为过去十几年常有待价而沽的传闻,但是买家是日本媒体企业实属破天荒,而且售价之高令人咂舌。这桩交易如何影响全球新闻资讯的版图,以及日方买家如何从中受益,受到各方关切。

 

日本经济新闻 (简称《日经》)自称创始于明治九年(1876),是一份保守稳重的财经日报,随着日本战后经济增长, 发展成年销售3010亿日元(28亿美元)的报业集团,旗下有杂志,出版社, 数据库和广播电视,及国际熟知的日经225股指数。六十年代日本外贸成为经济支柱,日经把国外新闻报道定位在如何服务日本企业走出去,了解贸易对方的市场, 配合日本制造业对某一特定市场的攻略,收集商业情报。如果把日本官商合力打造的出口巨无霸称之为“日本公司”(Japan Inc), 那么日经就是一份公司的内刊,世界上只要有日本企业的地方,无论经过卫星传送还是航空快递,一定有日经。

 

日经在国际化上做过不断的努力,明白要增加国际的影响力,必需借重世界级的英语媒体。早先的合作对象是发行华尔街日报的道琼斯集团,甚至在1997年协议组建共同编辑部。默多克的新闻集团与2007年收购道琼斯后,终止合作协议。此后日经看中《金融时报》,而且经由其在欧洲投行代表转达给金融时报的母公司培生集团,若考虑出售,请告知日经。七月中旬市场传闻德国Springer集团将收购金融时报,据说在培生宣布和日经达成出售协议前15分钟,德国人还蒙在鼓中,显然日经这匹黑马以绝对性的价格优势压倒了所有的竞争者。

 

创立于1888年的金融时报,在1957年被培生集团收购,除了名声响亮外,没有给母公司带来很大的经济效益,只占母公司去年利润的7%,以出版教科书为主业的培生集团还拥有《经济学人》周刊百分之50的股权,将另行拍卖,集中资源发展电子教科书及进军新兴市场。这两家新闻媒体2014年销售额合计3.34亿英镑 (5.18亿美元),利润 2千4百万英镑(3千7百万美元 ),刨除经济学人部分后,金融时报约有3千万美元的运营利润,日经购价是年利润的43倍,况且不包括金融时报总部大楼的地产.一般传统媒体公司的估值是12倍左右,亚马逊创办人贝佐斯2013年收购鼎鼎大名的《华盛顿邮报》也不过是17倍。所以日经天价收购,令业界大跌眼镜。

 

金融时报在众多财经媒体中独树一帜,是公认的“优质”报刊,报道扎实,消息源人脉丰富,评论有见解,尤其在政经领域的广泛深入的分析,诸如马丁、沃尔夫之类的专栏作家极具影响力。九十年代在法兰克福发行欧洲版后,推出纽约,东京,香港和迪拜等各地区版,内容均大同小异。然而涉足非英语财经媒体则不顺利。曾尝试发行德语版,两年后失败告终, FT中文网是一个做得比较成功的赚钱网站,此外还参股俄罗斯Vedomosti财经报,拥有三分之一的股权。

 

金融时报是传统媒体向数码转型的成功案例,从2001年起付费订阅,目前7千2百万订户中七成为数码订户,可是这种盈利模式,回报率不高,由于重点在付费订阅,网站主页的点击率在美国财经媒体排不进前25名,(前三名为雅虎财经,商业内部人,和富比士),而且对于试阅的限制很多,读者在一美元一周促销期过后,转为正式用户的比率不高,反映出大众读者不愿意付出300多美元一年来阅读专业性过强的内容。所以今后要是打造成全球各地精英必读的电子刊物,势必要做出调整。 金融时报内部把未经尝试的模式比成口大而浅的马提尼鸡尾酒杯,有别于目前口小而深的香槟酒杯。

 

日经也受到数码革命下报业转型的冲击,幸好日本国内读者对报纸的忠诚度高,广告收入依然可观。 2014年日经营业额3010亿日元,净利润103亿。这次收购金融时报款项来自现金储备加上贷款。日经董事长兼CEO喜多恒雄称金融时报是日经布局全球化最佳的选择,目的在超越地域性,成为全球数字化媒体集团。对日经内部来说,在270万订户中只有43万数码订户, 如何过渡到数码及移动终端,可以借重金融时报的经验。 另外金融时报和日经在数据库业务和指数业务运做都极为成功,以后在这个领域发展的前景也很宽阔。

 

日本一向在商业经济领域保持自己独有的一贯做法,有很强的政府主导性,政策上的对贸易的保护主义在发达国家中罕见,但是刻意保持低调。八十年代美国突然发现本土汽车工业受到日系车强力的竞争,音像、半导体等领域也被日企占领,“日本席卷世界”的威胁论甚嚣尘上。在这之前美国派驻日本的新闻媒体发的稿件主要是一些文化猎奇,妓艺传统,樱花季节游人如醉如痴等软文,危机感产生后,才意识到忽略了正在身旁发生的日本经济奇迹。随后钟摆一下子摆到另一极端,经济报道挂帅,日本治理模式被捧成世界第一。资产泡沫甭破后,接下来二十多年来日本经济增长停滞,西方媒体又改变面孔教训日本模式僵化落后。换了东家的金融时报大概不会再以居高临下的视角来报道日本。如果其他英语主流媒体效尤跟进,日本将以另一种新面目在国际媒体出现。

 

日经在2013年发行英语“日经亚洲”(Nikkei Asia Review)杂志,内容形同日本大公司的公关稿,乏善可陈。日本财经媒体对本国大公司的报道回避黑暗面和可能引起争议的话题,如东芝数年来审计报告弄虚作假,以及最近高田气囊安全事件,都是在外媒报道后才跟进。 金融时报则来自另一种监督市场为己任的传统,两者文化差异甚巨,相互影响的可能性不是很大。日经高官在公开场合从未提到学习金融时报西方传统报道的长处,主要强调将尊重其自由独立的特性。

 

这次美国财经媒体与金融时报易主无缘,早先市场传言彭博可能有意收购来抗衡默多克新闻集团属下的华尔街日报,纯粹是捉风捕影。日经大手笔收购在不少美国人看来,又是一桩日本企业花大价钱,不计成本得失的海外收购,过去购买洛克菲勒中心地产,加州高尔夫球场,金融危机即将爆发之前野村收购雷曼兄弟在欧洲和亚洲的运营部分,到最近几年软银收购sprint无线网络运营商,都是烧钱的例子。在文化产业领域, 松下收购米高梅影视,索尼收购哥伦比亚制片,也没有带来双赢的结果,暗示对未来不看好。但是也有媒体界赞许日经做为一家员工持股的非上市公司,不计较短期得回报,做为金融时报的新东家,将注资助其发展,是优质新闻得以生存之道。

 

    中国是亚洲最重要世界级的市场,然而中日关系矛盾不断,金融时报的日方背景是否将影响在中国的运作,成为各方猜测的话题。FT中文网也许操作依旧,然而国家领导人将来是否还会接受独家专访就得打问号了, 过去温家宝总理在2009年及今年四月李克强总理接受专访也许将成为绝响。

原载于:香港《亚洲周刊》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