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希腊残局

希腊残局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7月13日在布鲁塞尔苦战17小时后,最终做出重大让步,换来了850亿欧元的救急援助。这一轮希腊债务危机算是告一段落,但此后希腊总债务将增加到4000亿欧元,同样的危机再爆发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国际资本市场刚庆幸欧元得以逃过一劫,又要担忧下一轮风暴。野村证券调查426名对冲基金投资业者,认为希腊情况比以前更糟的占47%,认为有所缓解的占37%,其余选择“不好说”。

希腊从年初左翼政府上台,意图重组债务。前两次为了获得救助避免违约,实行财政紧缩政策,导致经济更加萧条。利上滚利的债务负担更加沉重,面临无法偿还即期债务,新政府要求减免一部分债务来纾困,同时以加大财政投入刺激经济增长,走出长期萧条。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美国等发达国家实行降息和量化宽松,都是照着这个思路,卓有成效。希腊财长辞职后回忆讨论过程,债权方的态度是,你说的有道理,可还是要听我的。希腊政府另外还寄望其他同病相怜的欧盟国家会出面声援,可惜各国基于自己的国内政治考虑,反应不积极。希腊诉诸欧洲对未来愿景中的可持续发展和社会平等,债权方的反应先是对这些迂腐高调不耐烦,然后愤怒,视之为无理取闹,罔顾希腊合理的诉求。

希腊是西方文明的摇篮、民主的渊源,然而它的现代化却很坎坷。希腊在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直到19世纪初,几乎没有受到西欧的启蒙运动和工业革命带来的影响,是个经济落后的农业国家,行政体制一直没有得到健全发展。19世纪中期,夹在英俄间的角逐,二战时被德国占领,冷战期间又成为东西阵营争夺之地,1967年政变后由军方执政,直到1975年才恢复民选政府。1981年加入欧盟时,就有国家担心希腊经济落后和政治紊乱,20年后,由于负债过高,照理说达不到进入欧元区的标准,当时财长通过投行高盛在收支账面上做了手脚,将一部分负债暂时转移到境外,勉强通过。

希腊要是退出欧元区,将带来国际资本市场的极大震动,维护欧元区的完整成为共识,连希腊都表示不愿放弃欧元。希腊在2010年“突然发现”国库空虚,无法应付将要到期的债务,这时希腊外债的债权方有八成是德国和法国银行,这些银行游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头救助,条件是希腊要从严“撙节”,削减开支,改革多年制度积弊。银行得以成功脱身,债务转嫁到国际货币基金会及欧元区稳定基金,紧缩措施带来经济萎缩,到了2012年,希腊再度需要贷款,以债养债,现在第三轮的纾困条件,更为苛刻,包括变卖国有资产,如空客飞机、港口设施、邮政、水务、电网等,成立目标为500亿欧元私有化基金来偿还债务。如果希腊在2010年宣布违约,和商业银行谈判减免和债务重组,也许就不会落到目前悲惨的地步,这5年来,希腊人民受到的折磨也不会这么大。

希腊债务成为媒体报道的连续剧,舞文弄墨者不免要以“现代版希腊悲剧”来做主题。古希腊神话悲剧主角的命运是天意来决定,面对毁灭,无可逃避。希腊真的无法掌握命运吗?债权方最怕的是欧元解体,而希腊没有善用这个撒手锏,落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地步。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说,希腊在谈判之前应该做出违约后的预案,退出欧元区后,如何发行新货币的步骤。债权方在谈判前已经看清了希腊的底牌,齐普拉斯总理再舌敝唇焦匍匐央求也没有用。整个戏剧中,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倔强程度不下德国财长,引起债权方向他的上司齐普拉斯施压,迫其辞职,铲除了可能搅局的人,剧情直转急下,希腊一败涂地。

德国人“二战”后在国际上不当头,但成为欧洲大陆经济巨无霸后,逼起债来却比较强硬,批评希腊人游手好闲,挥霍过度,德国政府不该拿纳税人的钱去救济懒人。德国公知哈贝马斯忧虑,德国失去了多年来悉心培养亲善带来的好感,虽一时得胜,但输掉未来,最终可能得不偿失。

首发于:财经国家新闻网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