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俄罗斯孔子学院风波

俄罗斯孔子学院风波

俄罗斯阿穆尔州首府布拉戈维尔申斯克市 (简称布市)与中国的黑河市隔江相望,两地居民往来免签证, 是中俄交往最前沿的城市。该市检察院七月二十七日指称孔子学院为“外国代理人”机构,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停止一切活动。 布市法院如何处理的案件,将会给俄罗斯其他孔子学院起到示范作用。

 

“外国代理人”定义含糊,常用做“间谍”的代称, 检察院称孔子学院设在该市师范大学内, 没有注册为非盈利组织,没有聘请外籍教师从事教学活动的法律依据. 校方解释, 孔子学院是该校与黑河大学成立校际合作的一部分, 是俄罗斯教育法规允许高校开设由外国合作伙伴参与的分支机构, 使用校方的账户,不构成对俄罗斯社会政治的威胁. 

 

俄罗斯一共成立过18家孔子学院, 雅库茨克的孔子学院在2010年被联邦安全机构关闭。 雅库茨克靠近北极圈,是世界上最冷的城市,在西伯利亚天然气输往中国管道线上,驻冬季平均温度在摄氏零下34度,在此设立孔子学院,俄罗斯安全部门怀疑中方别有意图,或许通过在意识形态的渗透和经济扩张,危及国家安全。 两年后新西伯利亚市检察院指控孔子学院未注册为非盈利组织,收取学费,而不纳税, 但在中央政府介入后,检察院撤诉。

 

孔子学院自创办来,就一直备受争议, 据孔子学院官方网站的资料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球有475所孔子学院,官方媒体预测到年底将达到500所。孔子学院对外宣称是开展汉语教学和中外教育、文化等方面的交流合作,但合作方国家认为这视政治任务挂帅,散布中共意识形态的机构。陆续有些大学已终止合作协议, 最近一起发生在德国斯图加特大学。

 

俄罗斯对颜色革命敏感,加强了对非政府组织的控制,在同一气氛下,孔子学院也感觉到生存空间的缩小,地方政府无顾忌的用硬拳头对待中国软权力的扩张。据美国之音报道,布市检察院起诉孔子学院的消息传开后,除了合作的师范学院出来支持外,当地一般学生及民众反应冷淡。近来俄罗斯人对与中国合作热情退烧,认为中俄经贸的发展无法取代经济制裁之前从西方得到的投资及技术,加上大型项目只是给在莫斯科的少数人带来好处,一般俄罗斯人无从受益。

 

正在发展的布市孔子学院事件显露了目前友好中俄关系的复杂性。俄罗斯中央与地方步调不同,由来已久, 当地人认为他们自由不羁的个性更像美国人,与欧洲俄罗斯的认同上常有“你我”之分。常年不满中央榨取西伯利亚资源,而对地方的投入少得可怜,年轻人无奈选择移居到乌拉山以西的大都市寻求发展。西伯利亚也曾经闹过独立运动,在1917年十月革命后的内战中,白党与红军战斗一直持续到1922年,其中白党英勇事迹一直流传在民间,苏联解体后,“白色战士” 之类的组织推崇白党将领效忠俄罗斯至死不渝,做出多方努以国葬之礼重新安灵。 进入21世纪,石油价格上涨, 西伯利亚在资源开采上缴税收与地方留存不成比例,地方眼见基础设施年久失修,得不到中央拨款维护,更谈不上扩建新设施,不满的情绪逐年高涨, 借助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传播, 形成颇有规模的 “西伯利亚新地方主义”。

 

西伯利亚及滨海地区由于地理位置,特别疑惧中国, 可以影响国家对华政策。本世纪初, 修建通往大庆石油管道 (安大线)协议早在叶利钦时代签订,可是在日本怂恿下,地方政府为主力,促使莫斯科推翻既定方案,改修安纳线到太平洋岸的纳霍得卡,后来加上一条支线通往大庆。2004年俄罗斯行政改革,取消民选地方首长,由中央指派, 目的在抑制地方诸侯的权力,可是莫斯科不能强压,必须适度尊重他们的利益, 来换取在其他方面的合作。

  

布拉戈维尔申斯克,俄语原意为“报喜城”, 是沙俄逼迫黑龙江将军弈山签订瑷珲条约纳入俄罗斯版图,江边上有锚一座,基座上刻有1858. 西伯利亚东部总督穆拉维约夫从瑷珲带来“喜讯”,建立“报喜”教堂感谢上帝恩典,随后发展同名的城市, 现在是西伯利亚第三大城。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经济萧条,黑河口岸成为中国“倒爷”前往西伯利亚的出入口,贩卖黑心棉之类的假冒伪劣商品赚了大钱,这些不法之辈把中国名声弄坏, 要负很大责任。等到普京执政,国际石油价格上涨后,俄罗斯人有消费能力了, 黑河经济随着红火起来,不仅是布市居民,车程7小时的赤塔居民也前来办货,黑龙江江心中国岸一侧的大黑河岛成了温州义乌商品城、 发廊、按摩、美甲,生意兴隆,路边叫卖水果的都能操几句俄语。中国人过江,不少是去赌博。布市沿江的酒店,备有赌场设施,以及俄罗斯歌舞节目之类助兴。

 

然而来往黑河与布市要乘坐渡轮。 大黑岛距黑河市区仅一公里, 有桥相通,与布市最近处只有750米,却无桥可通。 据说邓小平时代,中国就提议修建横江大桥,便利两岸往来, 俄罗斯态度冷淡, 即使在这几年来友好的气氛下,俄立场并无改变。冬天黑龙江结冰,大巴卡车可以通行。   最近一带一路计划中, 连接西伯利亚铁路所兴建的长达2.2公里的公路桥在布市之南四百多公里,由中国的同江口岸进入俄罗斯犹太人自治区。

 

在中国版的地图上,布市还经常标记为为海兰泡,十九世纪一直有华人聚居,隔着黑龙江之流精齐里河对岸,华人村落称之为江东六十四屯。瑷珲条约后,清政府保有对华人的治理权。1900年由于内地义和团事变,俄军大肆屠杀海兰泡城内及六十四屯无辜华人,将男子辫子连接捆绑,成群推入江中,妇女儿童亦未能幸免,受难者超过七千多人。年轻一代对这些惨痛的历史也许很淡漠,但是老一辈的,经过六十年代中苏关系关系剑拔弩张时代的爱国教育, 难以轻易忘却这些历史.

 

值得一提的是前俄罗斯驻华大使罗高寿离任京后当选阿穆尔省的俄罗斯联邦议会代表,任职七年有余,于2012年退休。做为职业外交官,他历经苏联到俄罗斯的变化,在大使任上(1992-2005),目击中国崛起,是个老练的中国通,并长期担任北京使节团的团长。转变身份做为地方代表 ,他对中俄利益的看法不见得与莫斯科完全吻合。

 

夕阳西下的傍晚,载着俄罗斯游客的游轮在江面上滑驰,配着悠扬的音乐,游客们向黑河岸边广场散步健身的中国同胞挥手致意。 但是表面上的歌舞升平掩饰不住 战略伙伴关系仅是利益的结合,基础薄弱.  习近平七月八日赴俄罗斯乌法参加上海合作组织及金砖五国峰会,几大门户网站纷纷刊出“黑河是俄罗斯人后花园”图文并茂的报道,做为配套宣传,没多久就出了布市叫停孔子学院之事。

 

新华社援引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教育参赞趙国成称,目前两国主管教育部门正在磋商加强在俄孔子学院和在华俄语中心的管理,料能达成解决的方案。然而布市孔子学院事件投下的阴影难以驱散。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