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大妈们的理财之道

大妈们的理财之道

可怜的中国大妈,无论跳广场舞或理财投资都受尽揶揄,最近的股市大跌,愁眉苦脸的有大爷也有大妈,可面容憔悴的大妈们却总被挑出作为盲目投资的代表,好像唯独贪婪、非理性、又不懂得处变不惊的大妈,频频给市场添乱。
大妈们也曾风光过,2013年4月国际金价上扬到一定程度后下滑,大妈看到机会难得,一拥而上,抢购黄金,据说把金价抬了上去,震动了华尔街,真是威风。后续黄金市场跌宕起伏,中国大妈又奔向股市,经过九死一生,想想还是黄金能保值,又回到贵金属,没想到黄金无情地抛弃了大妈。有人说,怎么不学学日本的“渡边太太”,她们以追求精神独立、财富自由为目标,把理财已经提升到了人格发展的精神高度。
“渡边”在日本姓氏中的普遍程度,不亚于中国的王氏,渡边太太其实是日本主妇投资者们的代名词,相当于中国的王大妈。日本女性结婚后,多半在家相夫教子,丈夫每月把薪水交给太太,给自己只留下一点零用钱。渡边太太如何处置生活费结余是一项家政管理的课业。
日本在1990年代经济泡沫后,陷入长期通缩,二十多年来零利率,放在银行的存款根本没有收益。银行面对社会上这笔巨大的游资,设计出一些理财产品,最热门的是炒汇,赚取两国之间的利差。但有个重要前提是,这两者之间的汇率要相对稳定或是日元贬值,因为渡边太太追求的回报是日元。若日元升值,赚息蚀汇,将导致巨大损失。
日本银行训练一批善解人意的女性客户经理来兜售这些产品,上门时总是带些小毛巾或洗手液之类的小礼物,耐心地闲话家常,先赢得了渡边太太们的好感,再逐步推销一些所谓稳健型的理财产品,多多少少,回报总比零利息要好一点。渡边太太看到每月进账稳中有升,就忽略了潜在风险。他们并不了解国际宏观经济的基本面,也不懂外汇市场的技术波动,对避险一无所知。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澳元贬值,给渡边太太沉重的打击,2011年又遇上海啸引起的福岛核电站事故,日企忙着把海外流动资产兑成日元,汇回国来解决银根短缺之急,日元不跌反升,可怜的渡边太太又遭到一记闷棒。
炒汇在各种金融交易中是有益国计民生最少的投机行为,外汇业务是银行的财源,渡边太太在每天5.3万亿美元交易量的全球外汇市场微不足道,但是给本国的银行业绩贡献不小。当她们蚀了本,遭老公骂,眼泪往肚里流的时候,鼓动她们套利套汇的银行,深怕他们离场,加大力度好言安慰,鼓励她们坚强顶住。她们受人摆布,无力反抗的困境,比中国大妈在“精神独立”和“财富自由”上也好不到哪里。
中国大妈们生长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好不容易攒点钱,国内理财的品种相对有限,放在真金白银那还错得了?尼克松总统在1973年将美元和黄金脱钩,美元贬值,黄金在1970年代上涨了4倍。当里根总统彻底放弃金本位后,美联储为了抑制通胀,把利率提升到20%,带来了经济衰退,黄金在1981-1982年间下跌65%。这些都还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此后黄金由低谷爬出,稳健攀升了20年。2001年的“9·11”事件哄抬黄金价格,十年内涨了6倍。这是大妈记忆中最重要的参照。今年金价跳水,从长期来看,还比不上1980年代初期的跌幅,或许还有更大的下行空间。
中国文化尊崇中的女性是自我牺牲的化身,抚养子女长大的过程免不了用“含辛茹苦”来形容,为的是将来子女感恩图报。可这些期望在现代社会已不那么现实,大妈很失落,精神寄托在追求财富的愿望。她们的理财方式暴露了行为经济学上最常见的误区,如迷信大师的预测、盲目从众,选择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路径、患得患失等等。刻薄地讥讽大妈,其实也是潜意识地把自己失败的一面投影在别人身上。
理财是一个长期学习的过程,中国大妈和渡边太太在摸索精神独立的理财道路上,各有各的障碍。要是把中国大妈改变成细声细气的东洋大妈,不过是从一面哈哈镜换成另一面哈哈镜罢了。
原载于:《财经国家新闻网》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