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教宗与东正教历史大和解

教宗与东正教历史大和解

  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與俄羅斯東正教牧首基里爾擱置千年爭議,於古巴哈瓦那會晤,商討應對基督徒在中東和北非受到的迫害。今次會晤,俄方借助教宗宣揚西方不應敵視俄國,普京無疑是主要贏家。
  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與俄羅斯東正教牧首基里爾於二月十二日擱置千年來的爭議,在古巴哈瓦那機場擁抱以兄弟相稱,感謝上帝的旨意,「終於與你見面了」。雙方這次會面的歷史意義重大,難以用詞語來形容。
  這 兩位分別代表十二億天主教徒和一億五千萬俄羅斯東正教徒的基督宗教精神領袖團結一致,來應對基督教徒在中東和北非的動亂中受到大規模的屠殺和迫害。在共同 簽署的聯合聲明中,他們呼籲保護救助不分教派受難的基督教徒,同時確認基督宗教在精神領域的共同價值觀,批判發達國家世俗化導致道德倫理的墮落。在烏克蘭 教派爭議上,兩方要求各派教會停止對抗,莫依靠外力來加劇紛爭,尋求彼此可以接受的方式共存。
  這份精心準備、措辭謹慎的聯合聲明沒有迴避敏感話題,給未來對話奠定了基礎。
  二十多年來,天主教教宗一再向東正教輸誠,願意和牧首會面,而俄羅斯反應冷淡,總以烏克蘭境內教會歸屬的紛爭來說事,表示這個問題不解決,就無法會晤。
  在 方濟各之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向東正教會遞出橄欖枝,他把羅馬天主教會和東正教會比作教會的兩片肺葉,要共同運作呼吸,才能給整個基督教帶來活力,但是東 正教教會對這位波蘭籍的教宗存有成見,指責他支持烏克蘭境內的天主教徒搞分裂,對抗服從俄羅斯的東正教會。他的繼任人德國籍的本篤十六世對教義解釋保守, 反對世俗化,看法與東正教相近,有望能開創新局面。然而當時的牧首阿列克謝二世年邁,而且蘇聯解體後教會自身建設有更急迫的問題要處理,與西方和解未能受 到重視。這種情況在二零零九年基里爾晉升牧首後發生變化,原來負責牧首府外交事務的基里爾性格務實,和俄羅斯總統普京關係密切,積極推進以東正教為根本的 斯拉夫文化復興。
  俄羅斯由於二零一四年出兵佔領克里米亞,以及捲入後來東烏克蘭動亂,遭遇歐盟經濟制裁,加上能源價格跳水,導致國內經濟蕭條。西方觀察家認為,普京利用宗教突圍是一個策略。
  俄 羅斯在敘利亞內戰中,一貫支持遭到西方反對的阿薩德政府,除了冷戰年代以來的地緣戰略因素之外,敘利亞有基督宗教最古老的教區,俄羅斯視保護東正教信徒為 己任,尤其伊斯蘭共和國迅速擴張,摧毀古蹟,大規模屠殺信仰基督宗教徒,採取行動迫在眉睫。從去年九月俄羅斯開始軍事行動,空襲人口密集的阿勒波城市打擊 叛軍,美國及歐盟指責俄羅斯轟炸的目標不僅是迫害基督教徒的伊斯蘭共和國勢力,更多的是反對阿薩德政權的溫和派。俄羅斯我行我素,認為轟炸已取得震懾的效 果,在日內瓦及最近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絲毫不讓步。
  在全世界媒體聚焦下,兩位宗教領袖擁抱握手,給俄羅斯捍衛敘利亞的基督徒的立場賦予正當性。此外,目前歐洲政治文化內外受敵,俄羅斯反世俗化,主張回歸傳統倫理規範,伸張社會正義,堅定歐洲文明的根基為基督宗教,得到歐洲一些保守勢力的認同。
  在 複雜棘手的烏克蘭教會問題上,教宗處於一個尷尬的地位,「東儀天主教」是烏克蘭第二大的教派,遵循東正教儀式,但是聽命於羅馬教廷,這支親西方的教派支持 烏克蘭獨立廣場運動,殷切期望方濟各出來替烏克蘭領土主權完整說話,不滿教宗把烏克蘭動亂視為單純的兄弟自相殘殺,避而不談俄羅斯在東部以武裝支持分裂勢 力。俄羅斯東正教內對羅馬梵蒂岡指責天主教在烏克蘭和前蘇聯國家內傳教和擴大地盤。這次聯合聲明承認東儀天主教存在的客觀事實,等於保障了其生存空間,有 積極的意義。
  東正教是基督宗教的三大教派之一,另外的兩派是新教和天主教。基督宗教徒相信耶穌是天父之子,降世為人類受難、復活後升天。然 而各教派在宗教生活和崇拜上,以及神學解釋上有分歧。羅馬帝國公元四世紀分裂後,西羅馬使用拉丁文,各地教會服從羅馬主教為宗座,東羅馬帝國受到希臘、中 東、俄羅斯斯拉夫文化的影響,發展成另一系統。東正教牧首制度下,各牧首平起平坐,君士坦丁堡大牧首被公認是在十幾個牧首中的首席。
  東西教 會領袖千年首次聚會一說,從史實上來考證有些出入。一零四五年東西教會分裂的兩方是羅馬教廷和君士坦丁堡牧首。東正教傳入俄羅斯在公元第十世紀末,基輔大 公國在得涅波和流域興起,弗拉基米爾大公於九八八年迎娶了拜占庭公主,不但本人領洗,而且下令全體居民領洗,奠定了千年來斯拉夫人的宗教信仰,所以以基輔 為中心的烏克蘭是俄羅斯東正教的發源地。後來基輔大公國內部分裂,被蒙古人征服,到了十四世紀莫斯科大公國興起,政治中心東移,到了一五八九年才出現第一 位莫斯科牧首,這已在君士坦丁堡於一四五三年被伊斯蘭教的奧斯曼帝國征服後一世紀有餘。此後,君士坦丁堡東正教區沒落,而斯拉夫東正教日益發展,信衆人數 現佔所有東正教徒的三分之二。俄羅斯東正教會提出「第三羅馬」論,也就是第一羅馬因信仰缺失而衰落,君士坦丁堡做第二羅馬淪陷於奧斯曼帝國,莫斯科是真正 繼承正統的教會。
  東西教會千年對峙的格局事實上在一九六四年就已經結束。那年天主教教宗保祿六世和君士坦丁堡(宗座在土耳其伊斯坦堡) 牧首阿特那哥拉斯在耶路撒冷會面,承諾彼此不再相互斥為異端。此後,天主教教宗與君士坦丁堡牧首保持正常來往。方濟各祝聖為教宗時,君士坦丁堡牧首巴爾托 羅穆應邀在場觀禮。
  這次古巴會面,正確的說,是天主教教宗五百年來首次和俄羅斯牧首會面。但是梵蒂岡二月初發布將要舉行會晤時,特別提到這是一零四五年來教會分裂後的千年大事,表示對俄羅斯東正教地位的尊重,給足面子。
  教會對教義的解釋和地盤山頭之爭極為複雜,兩位精神領袖會面不可能解決深層次的問題,例如,兩位宗教領袖擁抱言歡,在基本教義解釋的分歧沒有改變的情況下,方濟各和基里爾各自在談話中感謝上帝的恩典,卻沒有共同祈禱。
  從 西方觀點來看,在這場會晤中,大贏家無疑是普京,達到了他在世界舞台上突破封鎖的目的。基里爾成為克里姆林宮對外政策的有效渠道,由於全世界對於古巴會的 關注,他在東正教諸多牧首中的地位也因此加碼。方濟各積極追求搭建橋樑,撤除藩籬,進行教會內「大公」(ecumenical)對話的努力,或許做出過多 讓步。秉承同樣的精神,今年十月方濟各將赴瑞典參加紀念馬丁.路德宗教改革運動五百年的活動,尋求與新教的和解。他在古巴表示俄羅斯和中國同在他心中,祈 禱願意隨時動身前往訪問。
  基里爾善於利用普京與中國政府較親近的關係,早於方濟各一步,在二 零一三年訪問中國大陸。目前中國東正教不在政府承認的五大宗教之內,而且信衆只有幾千人,他的破冰之旅沒有帶來明顯的變化。大陸天主教人數據估計約在一千 二百萬到一千六百萬左右,倘若教宗來訪,必定舉世矚目,「歷史性」的意義將不言而喻。 
  原载于:香港亚洲周刊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