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吸血乌贼”与财经媒体

“吸血乌贼”与财经媒体

今夏在美国和几个记者朋友聊天,话题很快到了滚石杂志(Rolling Stone)七月份的一篇报道:《美国的大泡沫机》(The Great American Bubble Machine),抨击著名投行高盛公司如何祸国殃民。照作者泰比 (Matt Taibbi)的说法,这家投行与政府关系密切,多位高管历年担任政府财政要职,平日无论在政治献金和制定资本市场游戏规则上,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从上世纪起几次金融危机中,高盛不但没有受到损伤,而且越做越强,范围越来越大,所以把它很形象地比成 “庞大的吸血乌贼” (Giant vampire squid),爪子紧紧地绑住人类的经济命脉,每一个吸盘都在不停的吸血. 滚石的“语不惊人誓不休”的风格发挥极致,道貌岸然的主流财经媒体照理说不屑花功夫去驳斥。可是华尔街日报和CNBC电视财经频道等,却迫不及待地站出来为高盛辩白,鄙视这篇报道外行幼稚,高盛不过是一家投资银行,那里有那么大的能耐把整个美国经济搞垮?华尔街日报的博客,更用达尔文的进化论来称赞高盛有本领,比竞争对手强,所以能置于不败之地,谁眼红,谁就是无聊。

挺滚石的也大有人在:以哥伦比亚新闻评论Dean Starkman为代表,认为批评滚石者只一个劲儿指责作者迈特泰比外行、浅薄、自以为是,而对文章举出的事实并无做出有力的反驳。他认为主流财经媒体只关注有哪些败类不守既定的规则,而不去审视这些游戏规则是怎样制定的。而制作规则的立法部门和投行有着千丝万缕的经济利益关系,大众的利益就在这个过程中被践踏。泰比逼着大家正视金融风暴并不是自然灾害,受害人只有听天由命的份。其中人为的因素非常重要,而记者的功能就是要问该问的问题,就是追问个人或是某些机构该担负什么样的责任。纽约时报也报道了这场没有结尾的争论。

在这一轮金融危机中,高盛表现得太牛了,的确令人侧目,别家投行在焦头烂额之际,高盛七月中,也就是滚石报道面世时,公布第二季度业绩,三个月净赚了30亿美元。由于自身资本充足, 在交易上能随心应手,买卖自如,尤其在流动性低的市场,利润更高,对手们纷纷出局,更加强了它的定价权。前半年给管理层分红,总数达到114亿美元,相对而言股东只拿到44亿美元。高盛振振有词地说总利润一半发给管理层是应当的,因为他们创造了财富,而且只有丰厚的待遇才能吸引到最杰出的人才,要不然股东怎么拿得到高回报?

高盛真的只靠自己的力量赚钱吗?美国政府救市计划是不是救了高盛一把?纽约时报去年就报道过纳税人的850 亿美元救助美国友邦保险,事实上在替高盛解套,否则会造成该公司200 亿的亏损。准许高盛成了银行控股公司,意味着可以借到廉价的联邦政府担保的贷款,来扩大交易场上的运作。危机发生时的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是高盛前总裁。花旗银行的总裁鲁宾是克林顿政府时期的财长,也来自高盛,他从包尔森救市计划中拿到了3 千亿美元的注资;美林集团的老总Thain,Wachovia银行的Robert Steel也都是前高盛的高管。去年九月金融危机时,前后左右围着保尔森转的都是和高盛有关的人物。 保尔森有没有特别照顾这些昔日 的同僚? 纽约时报找到把包尔森去年9月的通话记录,其中就有在美国政府作出救助美国友邦保险公司前,他可能透露消息的疑点,麻州已正式立案调查。

如果说滚石的报道是以高盛一家公司来代表华尔街和整个金融资本市场,财经媒体就是这个食物链体系中的一部分。主流财经媒体捍卫高盛,也等于是在捍卫自己。 他们为了报道时取得信源,必须与投行保持良好关系,时间一久,就和这些人的看法越来越一致,所以金融危机发生时,保尔森被财经媒体捧成超人,告诉读者们:救市不能不靠他。我还记得有一篇报道极尽阿谀之能,追述昔日保尔森在大学时代是足球校队健将,现在全球的压力都在他身上,那宽阔有力的肩膀,一定足以肩负重任,真是够肉麻的。

金融危机发生后,财经媒体受到各方批评,危机是怎么发生的?财经媒体是否成了权钱势力的代言人?他们在替谁说话?华尔街一向认为投资者、借贷者、购买保险的人应该知道他们买的是什么,操作退休基金的是懂门道的专职经理,赚了是有本事,赔了大家都活该。可是政府的责任是守护社会公众的利益,所以要严格规定汽车药品等商品的安全标准,那么对于市面上出售的各种高风险的金融产品就能不监管吗?报道金融危机有道德的层面,记者们对于房贷危机是不是没有尽到守望的责任? 导致了多少人失业付不出按揭,住房被银行查封?他们有没有站在公众利益上来质疑政策的制定,及要求监管部门加强力度来审查金融产品的质量?美国金融机构输出“毒资产,” 扰乱全球金融秩序,是不是该让美国人觉得羞耻?

滚石这样的另类媒体,不像主流媒体,害怕得罪人,所以泰比激烈的言辞引起许多人的共鸣。更前一段时间,《今日谈》(Today show) 节目中,主持人Jon Stewart责问财经电视频道的怪人Jim Cramer:《你们手中有无比的权利,为什么拿我们的退休金、保命钱来开玩笑。。。》这一段对话在美国引起很大的反响,可能基于这种普遍对财经新闻报道的不满,今年的普里策奖就没有财经新闻作品入选。

同业的朋友认为华尔街日报在这次金融危机的报道显得苍白无力,因为他们遵循的还是传统的报道方式,要为了平衡,综合各方意见,就事论事,把这次影响到千家万户的金融危机当作一个相对重要的经济金融事件来报道,却没有让人感到切肤之痛的深度和道德层面的谴责。

路透社总编史进德 (David Schlessinger)在我即将出版的《国际财经新闻知识与报道》的序言中写道:

“财经新闻报道人们的就业和退休,报道人们是否能负担得起人生大事,诸如成家、养育子女、住房。财经新闻报道一个国家如何从贫困中崛起,或怎样因为错误的决策而陷入混乱。财经新闻报道权钱的结合和相互影响,报道梦想延误、破灭、或是最终的实现。财经报道是关于生活的报道 – 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