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俄魔僧拉斯普京传奇背后

俄魔僧拉斯普京传奇背后

拉斯普京的名字最近常出現於國際媒體,成了神秘邪惡影響力的代稱。韓國「閨蜜干政門」主角崔順實被指控介入總統朴槿惠任上高官任免、美國總統特朗普倚重極右派的班農充當國家戰略顧問,都是當今版的拉斯普京。這位沙俄時代的一介草民,名氣之大,穿越時空,原因離不開有關他的各種傳說,以及他死亡兩個月後,沙皇遜位,年底就發生了布爾什維克革命。拉斯普京的謀殺案成為這一連串歷史事件的序曲。
 
格里高利.葉菲莫維奇.拉斯普京一八六九年出生於西伯利亞西部在圖拉河邊的小村莊,他的父親除種地之外,還當過搬運工。當時西伯利亞識字的人只佔人口的百分之四,拉斯普京家族可能都是文盲。他十八歲娶妻,生育了七個孩子,其中四人夭折。大約在他二十八歲那年,突然離家遊走,到遠近各地修道院參拜,成了西伯利亞常見的浪人朝聖者,長途跋涉,靠乞討和打零工為生,通過折磨肉體來接近上帝。他逐漸學會識字讀經,接觸到各色各樣底層的人,培養出一種對人世的洞察力。雖然俄羅斯文人高度讚揚接地氣的行者,但官方卻把這些行者看成遊民、動亂之源,地方教會也懷疑拉斯普京與邪教派有關,加以排斥。
 
拉斯普京在一九零三年來到俄京聖彼得堡,這時上層社會瀰漫著一種迷信靈異的風氣,各類大師泛濫。他有一種由內而外的魅力,目光如炬,使一些心靈空虛的貴婦們為之傾倒,並多次成為時尚沙龍的座上客。經過這些人的介紹,他在一九零五年首次進宮覲見沙皇尼古拉二世。在他之前,皇室曾經有被江湖術士忽悠過的紀錄:求子心切的皇后寵信一位來自法國的靈異大師,折騰了一陣,並沒有懷孕。然而,像拉斯普京這位來自西伯利亞、舉止粗魯的農民出入宮廷,特別引人側目。東正教會對這位自學成才、沒有受過正式神學教育、而且未經祝聖的野神父,也以異端視之。因此拉斯普京進出皇宮後不久,就被監視,這些公安檔案為還原他的事跡,提供了重要的線索。
 
皇后與他的桃色關係
 
拉斯普京成了皇室家族的常客,尤其是幾次患有血友病的皇太子病發,群醫束手無策之際,拉斯普京的祈禱產生了神效,皇后因此特別倚重他,還親手替他縫製襯衫。逐漸,國家大事、官員任免也要諮詢他,歐戰爆發之後,沙皇到前線督戰,皇后對拉斯普京更言聽計從。社會上各種謠言漫天飛,誇張他的權力欲和政治野心,所有壞事的帳都記載在他頭上,有關他和皇后的情慾關係,更是繪影繪聲。
 
拉斯普京的私生活相當淫亂,除了自願投懷送抱的名媛貴婦外,公安檔案中記載他也經常帶街邊的妓女回住所。從各方面來看,他對斂財的興趣不大,生活尚屬簡樸,但是他的確用私人關係把兩個女兒從農村帶到京城,就讀貴族學校,並把兒子安排了近畿的一份閒差,巧妙地逃避了被送到戰爭前線的兵役。
 
拉斯普京最招人嫉恨的莫過於操縱國家的人事任免,官階越高越要巴結他,就連俄羅斯的老牌親王家族也不例外;他對教會的主教任命也要插上一手。他肆無忌憚的干預朝政,到處樹敵,在一九一四年時曾遇刺,差點送命。一九一六年十二月,幾位貴族紈絝子弟設下陷阱,把他引誘到玉素普夫親王的宅邸,結束了他的生命,終年四十七歲。
 
拉斯普京死後,民間輿論幾乎一致認為俄羅斯有救了。這時歐戰進入第三年,俄羅斯經濟幾乎癱瘓,到處有搶糧的騷動。但是法院對四位貴族兇手從輕處理,卻加深了市民和前線戰士對沙皇的不滿。沙皇遜位後,皇室成員被押解到葉卡特琳娜堡被害,每人都戴著經拉斯普京「開光」的護身符。
 
性器巨大的拉斯普京?
 
一世紀來,拉斯普京鮮活地存在世人的記憶中,而且成為啤酒商標、流行歌曲主題。聖彼得堡一家性博物館更展示放在標本瓶內拉斯普京碩大的陽具。布爾什維克十月革命後清算沙皇家族所謂的罪行,公安檔案中充斥拉斯普京的種種荒淫劣跡,當然其中不乏落井下石的口供。玉素普夫流亡歐洲,一直以謀殺拉斯普京為民除害為榮,在他的回憶錄中大肆渲染拉斯普京不可思議的魔力,他設下天羅地網,首先是在小點心中灑下氰化鉀巨毒,拉斯普京吃了毫無反應,玉素普夫接下來對著他的前額開槍,拉斯普京倒地,親王府的僕役用地毯把屍體裹起來,丟到冰凍的涅瓦河裏,傳說打撈起來後,肺中有水,可見子彈沒有要了他的命,最後是冷凍和溺水而亡。其實驗屍報告寫得很清楚,拉斯普京中彈身亡,體內無毒,之前吞下的氰化鉀可能只是無害粉末,而肺中有水也不足為信。玉素普夫的戲劇化處理,旨在強調拉斯普京的魔力巨大,但是最終正義還是戰勝了邪惡。
 
一九九一年蘇聯解體後,隨之而來的是深刻地重新審視俄羅斯的過去。不少昔日的英雄成了賊寇,惡人成了英雄。被釘在恥辱柱上的階級敵人沙皇、皇后及他們的子女被教會封聖,重新隆重安葬。拉斯普京也獲得翻案,變成了好丈夫、好父親、虔誠的東正教徒,他是一位受了聖靈感召的平凡農民,運用獨特的禀賦來服務皇室和祖國。種種關於他的淫亂酗酒和干政是敵對勢力詆毀皇室,為摧毀神聖俄羅斯,給無神論的共產黨開路。拉斯普京反對戰爭、提倡對猶太人的寬容,有根有據。教會召集特別委員會調查和討論他的生平事跡,終於在二零零四年否決了封聖的倡議,原因是他可能沾上一些神秘教派的影子,還有他的酗酒荒淫實在難入聖品。
 
十月革命後,拉斯普京的小女兒瑪麗亞流亡西歐,輾轉移民美國,在馬戲團裏表演馴獅,有一次被熊襲擊,差一點毀容,後來遠離猛獸,只演馬上功夫,一九七七年在洛杉磯去世。她在回憶錄寫下了一個女兒對她父親的懷念,反駁了許多傳言,也補充了世人對拉斯普京的認識。
 
其實有關拉斯普京生平事跡的紀錄非常多,除了公安檔案之外,他出生地的地方記載、皇室的「起居註」、末代皇帝皇后的書信和日記、當時西歐駐俄公使向本國政府匯報,還有大量的報章記載。
 
俄國政府在一九零五年後開放言論,辦報風氣很盛。首相斯多利賓主政期間雖然對拉斯普京恨之入骨,曾想方設法把他加以社會革命黨人之名,並把他驅逐出聖彼得堡,可是他沒有正當理由限制報道拉斯普京,於是各種有關八卦充斥。有傳他曾向沙皇進言寵信拉斯普京如何傷害人民對皇室的愛戴,沙皇的回答是,寧可應付十個拉斯普京,也勝於面對皇后發飆。
 
美史學家傳記還原魔僧
 
美國歷史學家道格拉斯.史密斯去年出版了《拉斯普京:宗教、權利與羅曼諾夫家族的黃昏》,這本傳記廣泛使用了各種檔案,的確起到還原事件原貌的功能。在這本書之前,作者曾下了很大的功夫研究大革命後的白俄群體,對史料運用純熟,而且文筆流暢。事實顯示,拉斯普京沒有傳說中那麼神乎其神,但是人們的想像帶來的後果比事實更重要。「國之將亡必有妖孽」的看法深入人心,閱讀這些亂世的現象,其實最終的受害者還是袒護大仙們的後台。
 
原载于香港《亚洲周刊》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