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大空头小官司

大空头小官司

迈克·路易斯是美国财经题材知名作家。早在80年代,他的第一本书 “骗子的扑克牌”以自传的形式叙述他在红极一时所罗门兄弟从实习生到营销债券的经历,描写了投行的一些游戏规则和潜规则,把业内人物厮杀竞争,满嘴脏话,刻画得非常传神。去年他出版了一本名为“大空头:末日机械内幕”(The Big Short: Inside the Doomsday Machine),脍炙人口,连着六周居纽约时报畅销书榜首。这月初被书中所提到的一位美籍华人以名誉侵权提起民事诉讼。

“大空头”讲的是金融危机爆发前山雨欲来之际,炒家们看准了房市按揭债券的泡沫化,灵敏做空,赚了数十亿美元大钱。这些次级债被打包、再打包成了极为复杂的金融衍生产品,掩盖了风险,在房价只会涨不会跌的前提下,说服评级机构,像点金术一样把垃圾变成了优级债,推销给机构投资者。市场崩盘前,精明的炒家在一片升平的景象中,嗅出了美国人将因付不出按揭,失去家园住房,全国经济陷入大衰退,于是狠狠做空,一赌大难将至。

起诉方赵先生出生于香港,是哈定资产顾问有限合伙企业的总裁,在金融危机之前手下管理价值150亿美元的资产,主要受机构投资者委托来检测按揭债券池子内的次贷债券,及时抽换掉风险超高的部分。他大量吸纳次级债,制造出各种“合成”复杂的衍生产品,经营所谓债务抵押权益(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卖给机构投资者。赵先生称“大空头”这本书把他描述成个险恶的大坏蛋,缺乏职业操守,只图自己私利,罔顾客户的投资风险。自从这本书出版后,他受到讥笑和鄙夷。同时他还控告了路易斯的消息源对冲基金经理艾斯曼和出版商诺顿公司。

美国法律保障言论自由,控告作者毁谤的案子很难立案,像赵先生这类的官司并不多见。即使立案,赵先生必须证明路易斯造成的不仅是个人精神上的影响,而是他的“名誉“因这本书而受到严重损伤,导致经济损失。而且他必须证明路易斯写书的目的是蓄意对他的人身攻击,恶意中伤。然而“大空头“主题不是赵某,而是金融危机整个系统崩溃的过程,并没有把他定位为中心人物,炒作毒资产的不仅仅只有他一人。市场垮了,被掩埋的人很多,客户流失,到银行借不到钱等的岂止他一人?即使他重废墟中捡回一条命后,想要重操旧业,之前炒毒资产的业绩足够令未来客户退避三舍,很难证明是这本书给他在经济上带来的负面影响。

尽管赵先生在美国生活了那么多年,还是摆脱不了中国人讲究面子,要出口气的情结。在长达37页诉讼状中,他表达了一种被欺负的委屈和愤恨,隐隐约约的指控路易斯对华人有成见。赵先生的父亲在上世纪50年代初移民美国,在餐馆打工,艰苦奋斗,而路易斯是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在投行工作,现居加州豪宅,典型的上流社会精英。这些个人背景其实与名誉侵权毫无关系,含沙射影有些牵强。

“大空头”只在其中一章提到赵先生。路易斯的写作笔法很有创意,他形容赵先生又矮又胖:

“个子短小,有一个华尔街肚—- 那不是便便大腹蓝领阶级的的啤酒肚,而是一个若隐若现如同松鼠在冬季前的储粮的包包。”

美国是全世界痴肥人最多的国家,一般读者觉得要是肚子与松鼠相比,不能算是侮辱。赵先生太敏感,脸皮太薄了,这在网络上已成为笑谈。

同一章讲到赵先生和另一被告艾斯曼在拉斯维加斯的一家餐馆见面,赵称他不在乎毒资产内容,他靠成交量赚钱,当时艾斯曼就打定主意和姓赵的对着干一定有戏。

路易斯书中真正的主角是像艾斯曼之类的“反英雄,”敢于逆向思维,自信众人皆醉我独醒,有魄力采取行动,结果发了上亿美元的国难财。金融创新产品的确造成了市场的巨大隐患,美国的监管真空,美联储的放任货币政策等才是元凶,是他真正谴责的对象。这些先知先觉的炒家按照游戏规则操作,赚的是那些滥发金融创新产品机构的钱,危机发生时,不良资产冲击整个金融系统安全,政府出来救市,最后买单的是全国纳税人。赵先生风光的时候的确是赚了不少钱,但没有及时抽身,最后撤离者经常会把手指夹在门缝里,颇具警示意义。

赵先生也许过于沉溺在他吹泡沫的本事,忽视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教训,名誉侵权一旦对簿公堂,两方举证都要抖出许多毒资产交易鲜为人知的细节,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们正在磨拳擦掌,巴不得看好戏。中国人好汉打落牙和血吞,如果真正立案开庭只会给赵先生造成第二次的伤害。

周乃蓤,前路透社驻纽约资深记者,现任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全球财经新闻项目主任。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