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俄媒体批判一带一路折射焦虑

俄媒体批判一带一路折射焦虑

八月初俄羅斯一家日報借中亞的吉爾吉斯及哈薩克人之口,猛批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給沿路國家帶來災難。由於龐大的基礎建設項目的貸款,這些國家陷入財政困境,權錢交易助長官員腐敗,以至於經濟主權旁落,加上開發對自然生態的破壞等等,使得整個中亞地區的反華情緒蔓延。中國越大量撒幣,越招人厭。這篇文章與俄羅斯一貫支持中國的調門顯然不同。《獨立報》(Nezavisimaya Gazeta)雖說是民辦媒體,但俄羅斯媒體都受到政府管控, 傳遞的信息是要變天了嗎?
 
這篇報道稱,隨著基礎建設實施,中國企業隨之而來,例如開牧場養驢,早先修建的天然氣管道有中方安保人員巡弋,還有哈薩克女孩紛紛嫁給中國人,刺痛了一些東道主國人的神經。哈薩克民調數據顯示,在二零零七年,有百分之十八的受訪人不歡迎移民,二零一二年增加到百分之三十三,到了二零一七年上升到百分之四十六。增長幅度與「一帶一路」和「上海合作組織」的發展同步。
 
其實,俄羅斯媒體以前也不時有反華言論,但未受到廣泛的關注。這一回報道出現在美俄赫爾辛基峰會後,這時傳出中國的「老朋友」基辛格曾向美國總統特朗普建議修復美俄關係來圍堵日益壯大的中國。中美貿易戰正在劍拔弩張的背景下,俄媒似乎在煽風點火, 但是,這篇報道毫不嚴謹,數據以偏概全,哈薩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都是與俄羅斯關係比較密切的國家,而不提烏茲別克斯坦等其他中亞三國的情況。所抨擊的幾個重點也都是以前反覆報道過的話題,並無新意。
 
「一帶一路」計劃於二零一三年正式向世界宣布。中國擬向外输出龐大過剩產能:以高鐵建設為中心,將幾十個過剩行業的產品輸出給沿線國家。到二零一七年,已擴大到六十五個國家,覆蓋人口四十四億,佔世界百分之六十以上。亞洲開發銀行估計,所有已開工和未開工的基建項目投資將達到二十六萬億美元,其中中國投入約一萬億。
 
俄羅斯起先對「一帶一路」反應冷淡,中亞是前蘇聯勢力範圍,俄羅斯欲整合原來蘇聯時代的幾個共和國成立「歐亞經濟聯盟」,中國的「一帶一路」是巨大的競爭對手。況且一帶一路不經過俄羅斯,由中亞進入歐洲,成為歐亞另一通道,勢必打破俄羅斯西伯利亞鐵路一個多世紀以來橫貫歐亞的壟斷地位。
 
不到兩年後,俄羅斯總統普京意識到中國正在以經濟實力來改變世界版圖。尤其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後,西方發動經濟制裁,與中國聯手成為重要的生命線,若能把原來紙上談兵的「歐亞經濟聯盟」和「一帶一路」聯繫起來,可能還有一些生機。況且攜手合作不但能借船出海,更能了解中方的意圖 。
 
自始,俄羅斯國內就有很強烈的反對聲音。代表人物是戰略分析家亞力山大.赫蘭奇金 (Alexander Khramchikhin),他警告俄羅斯政府,中國覬覦俄羅斯的資源和土地,是最大的威脅。而且與中國拉近,將給改善與其他亞洲國家,如日本、印度、東盟國家之間的關係製造障礙。他也不主張莫斯科在西方和中國兩者之間選擇其一,而提倡縱向發展,加強與印度和東盟,甚至日本的關係。當印度、日本參與一起打造大歐亞,就會起到制衡中國的作用。這一派人認為,長遠來說中國是俄羅斯的心腹大患,美國是潛在盟友。
 
俄羅斯主流的戰略分析家,如莫斯科卡內基中心的主任特里寧(Dmitri Trenin)認為,與中國拉近,至少在短期和中長期對俄羅斯利大於弊,這是俄羅斯上層的共識。首先,兩國邊界問題終於在二零零四年全面解決,這個十三年的談判,從一九九一年戈爾巴喬夫開始,歷經葉利欽,最後在普京任內得以完成。蘇聯解體後,中國很克制地不做批評,不對俄羅斯內政外交指手畫腳,也贏得好感。在九十年代俄羅斯經濟困難的年代,要不是與中國貿易,俄羅斯經濟更窘困,近幾年來,西方制裁又凸顯中國雪中送炭的作用。俄羅斯認識到中國近期對外目標是東部和南部的海疆,不是北部或西部的內陸。但是長期來說,俄羅斯質疑中國的發展路徑。在特里寧看來,中俄對兩國的遠景缺乏共識,是關係的薄弱環節。
 
俄羅斯在蘇聯解體後,國力一落千丈,二十世紀末到二十一世紀初,自十九世紀以來的中俄地位徹底翻轉,經濟上中國變成了強國,是俄羅斯原料主要的外銷市場,及在西伯利亞和遠東的潛在競爭對手。而對於中國,俄羅斯的重要性主要在布局台海時,除去後顧之憂,避免腹背受敵。從美國觀點來看,中國和俄羅斯在中亞的競爭是非對稱性的,以中國的實力和經濟發展的活力,遲早會把俄羅斯排擠到政治和經濟領域的次要地位。俄羅斯精英心有不甘,最終會選擇與西方聯盟箝制中國。
 
「一帶一路」項目的美好設想是節約中國外貿運輸成本,促進人民幣國際化,給國有企業帶來商機,還可以廣交朋友,而增進軟實力,都是條條有理,很有說服力。但是,基建項目週期長,風險高。在不同的國家啓動這些項目,很可能激化國內原來存在的衝突,或是由於各國內部後來發生的困難,中途夭折。沿路各國政治、社會、文化的種種障礙,在項目開動的五年後,紛紛呈現,不屬意外。套用托爾斯泰的話,「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項目進行順利的國家,祥和都是一樣,不順利的國家,各有各的問題。
 
美國總統特朗普八月七日在會晤商界巨頭的晚宴上,指責中國的一帶一路不是公平競爭,而是對國際貿易體系的一種「冒犯」(insult)。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許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因参與項目而欠下大筆債務,引起美國擔心,中國在商談債務重組時會加入干預內政的條款。十六位美國參議員致函財政部長及國務卿,督促政府拿出應對措施,其中包括禁止國際貨幣基金會(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借錢給債務國償還中國貸款。做為該組織最大的金主,美國說得出就能做得到。但是美國不見得會採取這一手段,因為IMF如果拒絕貸款,只能加速債務危機,促使這些國家更加倒向中國。
 
俄羅斯雖樂見中美競爭,但不願捲入對抗。中美關係低下時,媒體借中亞國家來抨擊一帶一路,只是敲敲邊鼓,不可能改變既定政策,更不可能是急轉彎。
 
(亞洲週刊 2018年8月26日 第32卷 33期)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