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搭桥物语

搭桥物语

九月份国内大学开学后,外国大学的“国际发展”主管们将接踵而来推销交流项目。这些年来外国大学经费拮据,看到中国传统注重教育,还有政府大量拨款,加上一般中国人对于洋文凭相当向往,不在乎化钱,于是合作办学,双学位之类市场空间很大,中国高校成了外国人眼中的香饽饽。 

拿美国为例,金融危机的影响使得高校经营更加惨淡。最近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统计,2008年以来,发达国家中留学生占全体学生总数的比例从危机前的百分之8跌到危机后的百分之3.3,留美学生占世界总留学生人数从2000年的百分之23,下降至2009年的百分之18。这份报告悲观的分析,美国中等教育的质量退化,影响大学生素质,使得美国高校的学习环境恶化,外国留学生逐渐倾向到其他国家学习,于是美其名曰交流,事实上就是美国大学到境外寻求生源与财源。 

由于竞争激烈,如何讨好中方来达成交易,就成了一门学问。美国高等教育新闻不久前登了一篇名曰“搭桥:美国高校该怎样接触中国”的文章指导大学如何推销自己,两位作者分别是一位华裔的教授和一位和中国打过交道的道地美国教授。他们指出美国高校来的主管必须要超越“后殖民主义”的心态,认清任务是营销和说服,颐指气使的来告诉东道主该做什么是行不通的。中方多年来接待外国贵客,逐渐形成一种观念:这些人不过是借交流之名,公款旅游而已。真正想使中国高校把银子放在桌上,除了矫正心态外,方法还要细致些。

首先要做好准备工作:浏览要造访学校的英文网站,如果没有英文网站,或是有个拙劣不通的英文网站,这是献殷勤的大好机会,可以借此提出帮助改进网站,从而推广学校品牌。其次要查查该校在高校排名榜的地位,来决定在见面寒暄时是否要恭维一番。熟记高校大员的名称职衔,送礼要讲究级别,不能千篇一律的赠送带有自己学校校徽的领带,这些领带通常是在中国制造的;要了解中国儒家传统对知识份子地位的敬重,少吹嘘美国如何好;在宴席上,敬酒是门学问,坐下用餐时宜做饕餮状,把面前的美肴一扫而空,这是得取东道主欢心不二法门,切忌给留下一种老外挑食的印象,长期合作的关系经常建筑在饮食文化之上。 

要是中方回访,竭力满足客人有兴趣的观光旅游需求,切记牛排不可太生,汉堡和热狗太寒碜不能待客。回礼也要讲究,拍马屁不能拍到马腿上。 

两位作者最后提到和高校官员会面的时间表经常无法事先决定,即使订下来,最后时刻大人物有其他约会应酬也会更改,这是中国官本位文化,不一定表示对远客的不敬。他们的结论是要抓住机会,面对世界历史洪流,时不我与,别犹豫了,赶上船起帆吧。 

我读后不尽哑然失笑,这些啰里啰嗦的搭桥术,不如直接向来华做生意的精明外商学习,应用在大学。四书孟子见梁惠王的开场白稍微改一下就能鞭辟入里了:”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本官乎?” 访客首要了解的是在高度衙门化的中国高校,主管自身利益何在?国际化合作办学是他升迁的指标吗?党委书记在这方面的立场如何?到底谁说了话算数?真正内行人早已悟出和中方打交道的精髓,所以美英大学才像雨后春笋般的在神州大地落户。这些教育产业是商业原则挂帅,他们懂得抽成的潜规则,送礼岂止于送根化纤领带?那么大把大把的钱经手,谁没有点份儿?要不然找这个麻烦干啥? 

中国高校不缺大批海归,外国访客一来,侃美国校际足球赛,大众文化,无不在行,立刻给访客一种水乳交融的感觉,其实这些洋务派多半不是掌权派,聊天归聊天,拍板还得找更关键的人物。当然,邀请中方访美是个极为重要的步骤,作者也暗示“公款旅游”是彼此彼此的事,能招待参观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胜,如大峡谷,迪斯奈乐园,华盛顿,纽约,甚至拉斯维加斯等地,投入有限,回报可观。美国学校的官本位文化较低,一般想不到安排会见个市长副市长,议员,当地企业老总之类,合影留念,都能收到脸上增光的效果,做为拿回来炫耀个资本。           

高校习于迎来送往,对访客也很快摸清底细:登长城,吃烤鸭,上秀水街购物,有人居然得意洋洋的炫耀购得名牌假货,什么知识产权之类都置之脑后。要真考虑和这些人合作,那里还会顾及到他餐桌上挑食与否。腐败真是种滑润剂,沆瀣一气是最容易办事的。 

教育学术交流本来是件好事,留学生在中国近代史也作出很多的贡献,当年清华第一批女留学生中的陈衡哲,在美国每当听到“赔款生”这个名词时,就羞愤交加,痛心祖国的贫穷和愚昧。一个世纪后,交足全额学费的中国留学生总算是抬起头来了,可惜时代的变迁给太平洋两岸学府带来更多的是功利和理想的失落。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