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不算最坏的“第二次伤害”

不算最坏的“第二次伤害”

对比海外小报的做法,国内媒体对“联防队员强奸案”报道失当,引起了公众对事件的强烈关注,甚至可能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

前一阵子媒体强迫式采访“联防队员强奸案”的受害者引起了全国公愤。在网络上广为传播的一张照片中,那位女子躺在床上拉起床单,紧紧地把脸捂起来, 周围电视媒体的话筒直伸到她的头边。不仅如此,媒体还对她丈夫事发时躲在隔壁任入侵者施暴,做了极严厉的谴责,这都是对受害着的再次侮辱和伤害。在此起彼 落的批评声中,愤恨联防队员的凶暴和累积已久的怨气也借此发出。

如此,事件由指名、谴责、斥之无耻,完成了集体发泄情绪,该忏悔的忏悔,该坐牢的坐牢,社会回到平衡,等待下一出戏的开场。

媒体为什么像一群恶狼扑向这对饱受伤害的夫妇?此案的确具有煽情的要素:暴力,色情,权利,猥琐。一般人的偷窥欲在这里能得到满足,这就是小报和小报化电视节目能有市场的主要原因。

大报不能登、不愿登、不屑登的消息,不表示读者没兴趣。看小报的人不见得全是引车卖浆的市井小民。其实中产阶级未必不是爱看这类的报道的读者。

默多克成功之道就是看穿了这种伪善和其中的商机。光靠卖几毛钱一份的小报,可能连印刷的成本都不够,怎么能赚大钱?要是只能接触到没有什么购买能力 的中下层读者,广告商会投放广告吗?其中的玄机就在于这些小报的读者中也有不少中上层人士,道貌岸然的君子想窥伺谋杀、强奸等刺激的报道,阔太太们爱看皇 家生活内幕、名人外遇等八卦新闻,这些人才是广告商追逐的对象。

《纽约邮报》在上世纪中曾是一家很受人尊重的都市报,在同业厮杀竞争中,逐渐走向低级趣味的道路,默多克收购后,将其彻底改造成一份低俗的小报。该 报广告部向纽约高档的百货公司布鲁明黛推销广告,遭到拒绝:“看你们报的读者不是我们的顾客,而是进到店里顺手牵羊的人。”可是不多久,这家百货公司悟出 了这种成见的愚蠢,签下了长期投放广告的合同。当年香港《苹果日报》的黎智英到台湾创办台版的《苹果日报》,有人说台湾读者素质比香港高,那种诲盗诲淫、 黄色暴力的刊物不会被大众接受。事实证明,黎对市场的判断是正确的,读者一边谴责,一边看得津津有味,那种潜在的需求被他挖掘出来了,那里有不赚钱的道 理?

小报的娱乐性决定了它猎奇的取向,从贿赂、跟踪、骚扰、盗听甚至是偷窃,无所不包。

有一位英国记者告诉我,小报通常派两位记者一起上门采访,一位摆出同情怜悯的神情倾听当事人或亲属叙述新闻事件经过,另一位就趁主人不留意时,把客 厅中摆着的受害人的生活照片揣在兜里,回去向编辑交差,刊登在报上。默多克目前面临的调查就是多年来不择手段走过头了,触犯了法律。

媒体界同行爱谈“自律”而排斥“他律”,最好是自己制定行业准则,而不是由不懂得媒体运作的立法机构来强加执行一些规则。其实媒体很清楚,靠自身行 动来净化新闻报道,效果有限。尤其是现在全球化互联网、社交媒体发达的时代,信息传播无国界。今年夏天,前国际货币基金总裁卡恩涉嫌在纽约一家五星级酒店 强奸女服务员,美国的媒体本着自律原则不报道被害者姓名,可是欧洲国家如英国和法国,就没有这种顾虑,立刻原原本本报道出来。

如果“联防队员强奸案”发生在美国或是英国,“最窝囊的男人”很可能拿到一笔钱把自己的故事卖给某一小报作为独家报道,那么别的媒体就休想染指,也 就不会有电视台长枪短炮地逼着采访了。这位化名“杨武”的怯懦丈夫将自动追忆那一个小时的所见所闻,痛哭流涕地说“我忍受的是所有男人不能忍受的耻辱和压 力”, 再次满足了看官们的偷窥欲,让他们觉得别人窝囊,自己就不窝囊。这种交易是在自愿的情况下进行,金钱疏通了所有的环节,一切只不过是娱乐,没有所谓的“第 二次伤害”。

比较起来,中国目前的媒体虽然报道失当,对受害人有些“第二次伤害”,但也引起了公众对事件的强烈关注,甚至可能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杨武的忍辱要是能促成联防队制度的改进,我们还要嘲笑他吗?

2011年11月28日 本文来源于《财经国家周刊》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