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普京倡议读经典

普京倡议读经典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语言文化在独联体国家日渐式微,整合文化是俄罗斯执政者的重要任务,是发展软实力不可或缺的基础

      普京近期倡议,俄罗斯学生在离校之前,要读懂100本“俄罗斯经典名著”,并从这些名著中汲取对外在世界的认知和看法,从而确保“俄罗斯文化的卓越地位”。这些经典是由学生在课外自己典阅读,只需在期末作文一篇,而不用填鸭式的死记硬背。

“我们如何和外人打交道?作为俄罗斯人意义何在?政府教育当局应该提供适当的指导原则。”总理普京在为《独立报》所撰长文中如是说。


根据媒体报道,俄罗斯现有教育部审定的高中教材,包括屠格涅夫《父与子》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以及有争议的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普京所倡议的100部经典,想必是在这个基础上扩大。普京提到美国大学在1920年代也有“西方经典100种”的教育方式。美国由于立国时间短,民间学者推出的经典名著多半是非美国作者的西方古典。


文章一发表,就有人认为这是普京想经由文学来进行社会改造的工程。一位移居纽约的俄罗斯人预言这100本经典可能会多出自苏联时代作协模版。于是西方人纷纷猜测昔年的禁书有哪些会入围?哪些会落选?筛选的工作如何进行?有多少会是按着普京的个人喜好?等等。


其实,普京长文的主题是针对境内大批移民,涉及读经典的只是很小一部分。众所周知,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人口下滑,20年间减少了500万人,到了2010年全国统计只有1.42亿,比上世纪初沙俄时期的总人数还低。于是劳务需求的缺口,要靠外来的移民来补充。世界银行2010报告称俄罗斯有1250万外来务工者,其中约八成为非法入境,主要来自邻近乌克兰,高加索和中亚诸国,华人也为数不少。其中因为宗教及种族文化的差异,对社会稳定存有一些隐患。而俄罗斯经济又离不开这些人,如何应付移民问题很是棘手。普京表明俄罗斯与美国不同,不是移民国家,而是一个历史因素形成的多民族国家,传统上并不排外,并不要求移民忘却自己的宗教和种族,但他们必须要在价值观上认同是伟大俄罗斯共和国的一份子,读经典运动可塑造这种认同感。


普京在3月4日总统大选之前,推出这一篇重要的文章,描绘出他再次当选总统后,加强国家凝聚力的愿景,以赢得选民支持他的移民政策。


他接掌俄罗斯时,曾靠对车臣的强硬政策来巩固他的威望。


西方也有人冷嘲热讽,以普京附庸风雅说事。他们说,这位柔道能手,喜欢在户外打赤膊狩猎的斯拉夫汉子,懂得什么经典?其实不然,普京的魅力有他代表正统本土文化的成分。他2000年就任总统时,俄罗斯民众对这位能说一口标准俄语的领导人大为倾服。斯大林讲话带有格鲁吉亚口音,勃列日涅夫离了讲稿不能张口,戈尔巴乔夫俄语带有乡音,叶利钦讲起话来有些口齿不清。普京咬字清晰,文法正确,用词得当,而且机智应对国内外记者提问,游刃有余。英国伦敦时报书评版的Perry Anderson说他给俄罗斯文化带来了尊严,在语言的运用上比起同时期的英美领导人,一点也不差。


自从去年普京宣布再度角逐总统宝座后,反对派抗议声未断。12月杜马选举之后,普京所属的统一俄罗斯党仅为小胜,随后出现莫斯科游行示威,抗议选举被操纵,西方媒体见缝插针,推测即使今年3月4日大选获胜,他的合法性也遭到质疑,并开始预言“后普京时代”。


俄罗斯经济受到国际金融危机的打击,影响选情动荡,蛋糕小了,怨声多了,新一任总统势必要寻求新增长点。即使油价回到110美元一桶,经济复苏,整合文化也是俄罗斯执政者的重要任务,是发展软实力不可或缺的基础。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语言文化在独联体国家日渐式微,年轻的精英学英语而不学俄语,留学首选是美英而不是俄国。近年来政府支持的“俄罗斯世界”基金会推广学习语言文化,企图扭转颓势。普京的读经典运动,与重建俄罗斯文化优良传统,一脉相承。


普京汲取了过去20年曲折的教训,选择积极的探索俄罗斯人的本质,以及用何种心态与外界接触等等,这是多么深邃的问题。


把读经典运动看成简单粗糙的重塑“苏维埃人”或是无聊的文化产业政策,某种程度上反映出批评者自身的肤浅。

2012年3月18日 发表于《财经国家周刊》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