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纽交所急嫁

纽交所急嫁

这个有着222年历史的纽交所,为何如此焦急地要找个联姻对象呢?

2012年年底,纽约证券交易所又爆出要嫁给之前求婚未成的洲际交易所集团,代价是82亿美元。

洲际曾与纳斯达克联手欲兼购纽交所,被美国司法部以纳斯达克与纽交所合并将造成电子交易过度集中为由否决。此后纽交所想与德国证交所合并,又遭遇欧洲监管部门反对。

洲际的主要业务是能源和大宗商品,与纽交所的股票和衍生商品重叠性不大,所以这回洲际再度上门求亲,可能阻力较小。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金融衍生品交易失控,多国于是达成共识把衍生品纳入交易所,集中交换清算,以便监管。总部在美国南方亚特兰大的洲际交易所集团,看上衍生商品交易的潜力,与纳斯达克联手并购失败后,再次单枪匹马行动,其主要对象是纽交所母公司下的泛欧交易所(Euronext)的伦敦国际金融期货市场(Liffe)衍生商品交易部分。而传统交易所对这个成立仅12年的交易平台,意义不大,泛欧拥有的交易所部分,包括法国、荷兰、比利时和葡萄牙的交易所可能在合并成功之后分拆出售。

但这桩亲事若有变数会在监管一关。

两家集团的合并备忘录上注明,如遇监管部门否决,洲际要付给纽交所集团8.5亿美元的赔偿;如果两方之一的董事会违约,违约金是4.5亿美元;如果股东大会不予通过,违约金为1亿美元。洲际拿出的大聘礼是比当天纽交所集团收盘高出38%,在这么高的溢价,纽交所董事会和股东违约的可能性很小。市场上可能出来横刀夺爱的只有芝加哥商品期货交易所集团,但其在兼并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后,出击可能性不大。

对于在场外围观的大银行和证券行,洲际与纽交所联姻,等于是动了他们利润极为丰厚金融衍生品的乳酪。双方预计合并将在明年下半年完成。

这个有着222年历史的纽交所怎么如此焦急要找个联姻对象呢?

要是与洲际合并通过,纽交所母公司的股东将拥有新公司36%的股权,意味着丧失了独立性,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纽交所在迟暮之际,赶快把自己嫁掉,顺应了科技带来的行业变化下的大势所趋。

纳斯达克电子交易平台在90年代的兴起,给纽交所造成威胁,此后股票在所外渠道交易又抢占了一大块地盘,股票交易成了一个薄利行业,而且竞争激烈,注定纽交所的没落。电视画面上纽交所开盘摇铃与穿梭来往的交易员,成了场景和道具,真正的市场已经移到虚拟空间。

纽交所在全盛时代有五六千员工,如今不足一千。交易所靠交易量赚钱,俗称“阿哥”(algorithm简称algo)的算法程序做交易指令,高频率交易,面对机器人战略,交易所做出妥协合作,自己走向末路。回想到二十年多前,科技在资本市场发轫阶段,虽然有恐惧感,但是大多数人非常自信,认为机器取代不了人,尤其是交易行为,素来是人的智慧、信用和感情的结合。然而交易方式飞速自动化,结果和制造业受到的冲击没有什么不同。

跑华尔街市场的财经记者,主要是看屏幕的价格变动和用电话联系,真正到交易所的时间很少,但“人”的因素很重要。

那些穿蓝大褂带着名牌的交易员,一般说来愿意帮忙记者了解场内的气氛。当然在他们忙的时候,打电话去骚扰他们,等于是自找没趣。关系是靠时间和耐心培养出来的,在交易员空闲的时候,记者可以从这些人那学到市场操作的明暗规则。

笔者作财经记者时也知道常打交道的交易员们的喜好、老家在哪儿、他们家人的名字等等。

有些交易员爱拿自己开涮,用幽默调剂心情减压。

市场惨淡时,交易员就到附近餐馆用餐,繁忙就在路边摊子吃热狗。收盘后纽交所外几家酒吧,如著名的哈利,是交易员常聚集的地方,这些生态已经被机器人改变得面目全非。

“9·11”事件后,交易员制服上绣着美国国旗,尽管说资本全球化,但维护本国利益还是第一。难怪代表纽约的国会众议员说交易所合并是为了保持美国在全球新金融领域的领先地位。

庄子的寓言故事《圃者据机》里,子贡看到老人挖隧道通到井底取水,效率很低,建议用机械。老者反驳说,有机械,必有机事,必有机心,故而不用。

有机心的人所追求的往往不是对社会最有利的。几次闪电崩盘,透露出机器人交易给市场带来的震动。

然而一旦精灵出了魔瓶,又怎么放得回去?

(作者为中山大学传媒设计学院访问教授,前路透社资深财经记者)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