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布劳奇的前世今生

布劳奇的前世今生

他是个实验室,无论成败,又成为了2.0时代的符号

每一个时代有独特的符号,布劳奇是2000年前后美国高科技股吹泡沫的能手,而且是典型的“两张皮”:一边向客户叫卖天价的高科技股,一边私下说那是垃圾。泡沫崩破后,美国证监会在2003年罚了他400万美元而且终生不许他再从事证券投资行业。

美国人受基督教义宽恕为怀的熏陶,对于犯了错的人有慈悲之心。布劳奇愿意认错,表示愧疚,而且像改过自新的前科犯一样,要用自己对金融证券运作伎俩的熟悉,帮助公众具备火眼金睛,好比是偷车贼教给车主如何防盗,布劳奇发表了一系列文章,集结成书,名曰《华尔街自卫手册:聪明消费者投资指南》。

不多时,布劳奇摇身一变,成了“财经媒体人”,在2007年成为《商业内部人》资讯网站总编及首席执行官,平均每天撰写五篇博文,20到30条推特,在雅虎财经上做视频访谈,而且经常接受电视财经节目的采访。这回他叫卖的是数码新闻,伟大神奇的互联网对传统媒体摧枯拉朽,也给布劳奇带来无限商机。

《商业内部人》网站汇集海量社交媒体信息,文字与视频并重,以光电速度传送给受众。这个五色杂陈的大摊子上,什么都有,可不可靠、信息背后的动机、是否有利益冲突,甚至什么是广告什么是报道都说不清,泥沙俱下,要靠受众自己来筛选判断。布劳奇的副手韦森绍,是个工作狂,一天能发150条推特。去年纽约时报批评这些批量生产的内容多为没有养分的“空气”和“糖分”,而且常出错、不全面甚至误导大众,然而也不乏有精辟的见解。按照传统新闻业的标准,这是不够格的,布劳奇绕开这些,给自己的定位是新兴数码媒体的创业者,新游戏规则的探索者和制定者。

布劳奇出生于1966年,耶鲁大学毕业,1994年加入保诚证券的公司金融部,两年后跳槽到奥本海默的股票分析研究部,1998年底,他预测那时刚崭露头角的亚马逊股票将从240美元跃升到400美元,语惊四座,一个月后股价居然飙升超过500美元,布劳奇因此而名声大噪,被美林证券罗致。就在高科技股跳水之前,他靠内幕信息投入自己的70万元,虽然几乎血本无归,却逃不了被美林炒鱿鱼和受到证监会“绝罚”的处分。

分析师的薪酬和分红,是靠如何把能给证券行带来利润的股票推销出去。证券行投下本钱养一大批分析师,研究他们各自领域的众多公司,找出有升值潜力的,首先由证券行自己建仓,其次是把信息供给高端客户,最后是给媒体,期望经媒体的报道把股价提升上去,这时证券行与高端客户可能继续看涨,也可能逢高平仓获利。做财经记者,身为华尔街食物链的一个环节,明明知道自己被利用,但只要分析得有道理,还是乐于引用。证监会处分布劳奇之后,为了保护中小投资者,限制投行将研究报告发送给媒体。

布劳奇转行进入媒体后,除了捧他的人之外,也有人认为他不可信,为了赚钱,什么话都愿意讲,这是出自他投机取巧的本性。最近亚马逊创始人贝左斯在《商业内部人》投了500万美元,这在互联网投资上是小菜一碟,但是贝左斯是个成功创业者,他的背书自然不比寻常。但是历经过高科技股暴涨暴跌的人,没有忘记布劳奇如何捧亚马逊,不免猜测贝左斯现在是投桃报李,还是别有彼此利用的意图。

《商业内部人》创刊6年后,还没有找到盈利模式。以推特社交媒体推动的及时新闻报道是碎片化的,韦森绍在重要数据出炉时,几分钟就有一条消息或一条分析出来,不可能看到全貌,但是像看章回小说一样,要频繁地接着看,有利于浏览量上升。如果在一页上一次能读到一个主题所有的报道,那么就要牺牲浏览量,浏览量的下降就会影响到“每千次点击率”的广告收费。

如果传统媒体没有被互联网打击得遍体鳞伤,也许布劳奇不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他加入颠覆传统媒体的行列,以速度、多媒体平台、与受众互动和个人品牌效应开创新局面,甚至成为领军人。他是个实验室,无论成败,布劳奇又成为了2.0时代的符号。

原载于《财经国家周刊》04月26日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