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彭博的选择:盈利还是新闻?

彭博的选择:盈利还是新闻?

迈克·布隆伯格当了12年纽约市长后,明年一月将回到自己创办彭博资讯公司,过去半年内这家公司在职业操守上两次受到严重指责,五月间彭博记者窃取客户的登录数据被揭发,十一月纽约时报头版重磅报道彭博为了避免激怒中国领导人,按下了一篇调查顶级富商与政治局常委之间关系的调查报道。这种自我审查被同业指责为“没骨气”和“畏缩“. 美国新闻理想在现实面前再度遇到了考验。

 

彭博创始于1981年,是一个债券数据库与分析的封闭系统,兼有在用户群内应用的“内联网”。布隆伯格是交易员出身,设计的终端机的确迎合客户需求, 迅速成为交易厅不可或缺的工具。新闻部分开始靠转发道琼斯和美联社稿,佐以部分自家采编的市场报道,这两家通讯社后来终止使用协议,布隆伯格吸纳了前华尔街日报记者温以乐 (Mathew Winkler)来组建全套采编团队,20多年来发展到目前遍布全球的150个记者站和2500 名记者编辑的规模。

 

彭博出发点是为商业经营服务,新闻是附加的产品,其价值在“影响市场”(move market)。金融信息的重要性在推动股票、债券、外汇、期货价格波动,和布隆伯格一起创业的 Tom Secunda 就讲明白:“我们的新闻就是要帮助订户赚钱。 温以乐加盟彭博必须完全认同这个理念。他编写的 “彭博之道”(The Bloomberg Way)是模板化工业生产式的操作手册。

 

彭博最大的财源是每月订费约2000美元终端机。做为非上市公司,彭博不必向公众披露信息,财务数据只能靠业界估计。彭博2013年营业额预计将达83亿,净利润约27亿。新闻做为资讯的一部分,每年要亏损1亿美元,这个运营成本整体说来不算回事。近年来美国传统媒体不景气,彭博罗致了不少有本事又有理想的记者,于是种下新闻理念与盈利冲突的种子。起诉美联储要求信息公开,还有几篇相当尖锐的报道,都让彭博出了些风头,温以乐陶醉在他主管的新闻这块地盘从边缘走向主流,发出豪言壮语要打造“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新闻机构”。

 

毫无从政经验的布隆伯格2001年当选纽约市长,每年只拿1元美元的工资,外界不断猜测他下一步是否是问鼎白宫。彭博新闻不计成本的扩张,加大华盛顿分局规模,还成立了“评论组”。在外人眼中 “影响力”可能不限短线的影响市场了。然而快到卸任时,布隆伯格看来没有更高的政治野心,他在纽约火车出轨意外事件发生时正在和女友打高尔夫球,30多个小时候才公开露面,记者质问他为什么如此漠不关心, 他说:“我不是消防队员,也不是警察,我什么也做不了。。。“ 如果他还想在政坛上发展,就不会说出这种话来了。

 

我在清华2007年成立财经新闻项目时,彭博温以乐捐赠10台终端机,并派了一位培训师来指导学生。这种高端专业的数据库对入门新闻专业学生学习用处并不大,温以乐的着眼点是推广彭博的知名度,以清华为据点和政府官员接近。这位培训老师开宗明义的说 “我们对政治没有兴趣,我们的资讯是为了服务投资者,”安抚了学院对这个终端机是否是特洛伊的木马的疑惧,但是官方警惕一直没有消除。

 

彭博在中国的商业利益是双向的:中国的经济数据是国际投资人做决策的依据,中国同时也是彭博终端机订户的大市场。当纽约时报报道了温家宝家族的巨额财富而享盛名,温以乐误判类似的报道可以显示彭博在挖掘这些权钱关系上不落人后,但是报道习近平家族形同在太岁头上动土,被封杀几乎是必然的。纽约时报透露其中文网被屏蔽的损失达300万美元,国企订户受到压力纷纷取消彭博终端机的合同,给彭博带来的损失更不在此数。

 

彭博企业本身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终端机的市场趋于饱和,近年来基本没有什么增长,以前为了公司从单一终端机走向多元化经营的投入的20亿美元,几乎没有收益。2008年彭博把纽约副市长多克托洛夫引进为彭博CEO,来整顿内部和从事未来的规划。原时代周刊总编珀尔斯丁当了5年“首席内容官”后离职,回到时代周刊。支持中国系列调查报告道组的领导班耐特 【Amanda Bennett, 曾经担任华尔街日报住北京记者,可以查查她的中文名字】也已辞职,在布隆伯格下月回归之前,内部来了一个大扫除,新闻部分裁员50人,所以《财富》杂志的报道彭博长文的结论是彭博已经不再把“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新闻机构”做为奋斗的目标。

 

在媒体内部,经营部向编辑部施压的常态,美国新闻教育津津乐道几件不怕损失巨额广告收入,照样刊登负面报道的例子,这些屈指可数的个案翻来覆去的讲述,就是因为其稀缺性,避而不谈的是妥协或毙稿,然后把原因归诸“原稿有欠公允“,“消息源有问题”,“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等等。彭博不靠广告收入,但是靠终端机的客户提供利润。新闻在彭博一直是次要的,不能容忍新闻部分危害到整体利润,面对在中国被封杀的情势,选择是很明确的。

 

当多克托罗夫主持保护记者委员会晚宴颁奖时,我的同事陈婉莹做为前得奖人认为彭博CEO在场是对该委员会成立主旨的讽刺,美国自由派媒体也持同一观点,然而主要财经媒体采取谨慎态度。新闻媒体同行,彼此是冤家,也是同船难友。

--

【Sidebar

 

2010年泰国红衫军示威,政府镇压导致90多人死亡,受到国际舆论谴责,执政民主党派高官出国,动用国际视听来攻击反政府力量。此时彭博请求清华大学为来访泰国财政部长提供主楼场地做大型演讲,校方以“禽流感”不宜大规模集会而拒绝,这位彭博派来的老师只有把财长请到自己授课班上做嘉宾,课前给学生发小纸条,要照着纸条上的台词提问,其中最荒诞的问题是:“部长先生,你原先是投行高管,为什么你不能一边做财政部长,一边做投行生意?”财长严肃的脸上绽出笑容,回答道:“我和我前任腐败官僚不同。。。”

 

彭博倾向代表富人、保皇派、城市精英的泰国民主党是一贯立场,这种借国际舆论造势来支持某一方的政治势力,给中国政府带来警惕,也许埋下后来彭博调查中国官员贪腐,被视为处心积虑意图推动政权变革的逺因。

--

登载于香港《亚洲周刊》,12月1日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