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克里米亚的前世与今生

克里米亚的前世与今生

索契冬运会还没有闭幕,乌克兰独立广场的抗议政府行动越演越剧,一周内总统亚努科维奇出走,俄罗斯军队枕戈待旦,应验了一些观察者的分析:乌克兰将成为俄罗斯崛起的绊脚石,把普京的俄罗斯复兴之梦变成梦靥。在两者冲突之中,视线迅速焦聚在乌克兰南部黑海边的克里米亚半岛。

 

克里米亚的色霸斯托珀军港是俄罗斯黑海舰队基地,苏联解体后,主权归乌克兰。俄罗斯与乌克兰于1997年签订为期20年的租借协议,亚努科维奇政府在2010年签订新约续至2042年。在他仓皇离开基辅后,已经有包括三位前总统在内的反对派声言要毁约。

 

中世纪的基辅罗斯大公国是俄罗斯文化的发源地, 去年7月纪念罗斯受洗皈依东正教1025周年,普京访乌克兰,参加盛大纪念活动。随后不久宣布15亿美元的经济援助以及向乌克兰输出天气价格优惠三分之一。亲俄派的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否决了一纸酝酿已久在经贸上向欧盟标准趋同的协议,从11月起,基辅抗议政府冲突持续升温,演成2月底大规模流血事件和亚努科维奇的出走,随即传出俄罗斯军队实际已经重点占领克里米亚。

 

普京对亚努科维奇的倒台并不十分意外,虽然亚努科维奇在大事上听从俄罗斯,可是他腐败不得人心,政令不行,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不但未完成普京计划的“欧亚大陆关税联盟”,反而壮大了亲欧盟派的声势,成为对俄罗斯的一个包袱。

 

乌克兰1991年独立后,克里米亚成为一个“自治区”, 有自己的财政预算,还有自己的宪法,但是议会不能立法;色霸斯托珀更是自治区中的自治市,市长不是选举出来的,而是由基辅任命。克里米亚人口百分之60 是俄裔,在色霸斯托珀俄裔高达百分之80. 当地经济靠着供给海军基地和俄罗斯人南下避寒休假的消费。

 

克里米亚族群中,很突出的是鞑靼人。他们中世纪从中亚迁徙到克里米亚,皈依伊斯兰教,臣服于奥托曼帝国,十八世纪凯萨琳大帝征服克里米亚,纳入版图。二战期间斯大林怀疑这些人通敌,把他们遣送到中亚,直到赫鲁晓夫时代才准他们陆续迁回克里米亚。这些人在苏联解体后,成为乌克兰籍,基辅曾许诺各种语言文化自主权,可是几十年来没有兑现,使不少鞑靼人失望,但是上世纪受到俄罗斯人迫害的烙印使他们还是倾向乌克兰。

 

乌克兰裔在克里米亚人口不足百分之25,而且和这块土地没有什么很深的渊源。 赫鲁晓夫在1954年,为纪念乌克兰与俄罗斯统一300年,把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当时他打的是什么算盘,至今没有明确合理的解释,有人说老赫生于乌克兰与俄罗斯交界处,娶的妻子是乌克兰人,对乌克兰感情很深,但是他到底是俄罗斯人,而且这个决定也是经过高层讨论通过的,也许在那个时候,行政上和资源分配上,克里米亚隶属乌克兰有道理,无论如何,这些人万万没预料到1991年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就这么把克里米亚带走了。

 

普京做为俄罗斯帝国与苏联的继承人,自认肩负保护周边国家的俄罗斯民族的责任。最近乌克兰时局紧张,分析师不由得参照 2008年俄罗斯出兵格鲁齐亚,在格鲁齐亚境内建立受俄罗斯控制阿布卡其和奥赛其亚独立政权。乌克兰的领土、历史及地缘战略的重要性都远远超过格鲁齐亚,尤其最近冲突的导火索来自是否更接近欧盟的选择,使得这次危机的意义更突出。

 

乌克兰临时政府面对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部署,除了采取守势,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临时政府顾问苏其科的分析:普京占领克里米亚与否,都制造了南部地区动荡,削弱基辅掌权的力量。美国这三个月来一直把处理乌克兰交给欧盟,但是乌克兰不是大西洋联盟成员,欧盟不能插手。奥巴马与普京一个半小时的通话后,表示将采取经济制裁和杯葛今年六月在索契举行的G8峰会,因为俄罗斯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的态度目前又不明朗,告到联合国必将徒然,西方国家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

 

赫鲁晓夫1954年把克里米亚赠送给乌克兰来庆祝两国世世代代友好,60年后,普京要把这份大礼抢回来。一般政客没有长远的眼光预见未来,倒是苏联时代一位年轻的历史学家阿马利克在1970年写了一本《苏联能存在到1984年吗?》 分析苏联将因种族分裂而解体,他在时间点上预测有误,但是苏联的消亡却说对了。他的妻子就是一位克里米亚的鞑靼人。

 

 原文发表于亚洲周刊,2014年3月16日
 

推荐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