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美政坛地震权钱结合被质疑

美政坛地震权钱结合被质疑

茶黨支持的保守派教授,在共和黨內初選擊敗獲華爾街金援的多數黨領袖,震動美國政壇。

 

 

一位名不見經傳的經濟學教授在六月十日美國共和黨內初選中,擊敗眾議院多數黨領袖、華爾街寵兒的坎特,給美國政壇帶來一場大地震。

 

現年四十八歲的布拉特是共和黨內的保守力量茶黨支援的候選人,原本逐漸式微的茶黨在基層影響力依舊可觀,這次布拉特的勝利,把茶黨重新推入全國的視野。

 

坎特是眾議院多數黨領袖,地位僅次於同為共和黨的議長博納,從進入國會起連任七屆,一直是金融服務業小組委員會成員,深諳起草有關金融行業的政策與法案的門竅。他經常高調為金融業說話,在推動進出口銀行再授權法案上,甚至不顧其他共和黨同人的立場,和民主黨進行合作;他反對新稅法中提高私募基金經理利潤稅率,二零一二年反對在股票法案中加入強化對沖基金資訊披露的規定。他妻子曾在高盛任職,熟悉華爾街人脈,每次競選,華爾街的大投行、證券行和保險公司以鉅款支援,這次中期選舉,他的競選經費達一百五十萬美元,幾乎是布拉特的二十倍。

 

坎特和華爾街緊密的關係,從外界來看,成為典型的權錢結合,布拉特在競選中,就特別突出坎特否決股票法中資訊披露要求,來證明他成了華爾街圈養的政客。這種傍富人惹來的厭惡,成為有政治野心的負資產。兩年前富豪羅姆尼做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他「朋黨資本主義」的背景遭到黨內外的攻擊,一一年「佔領華爾街」運動抗議百分之一的美國人囊括全國大部分財富,富人以政治獻金收買政客,掌控政府,縱容華爾街貪婪,導致零八年金融危機,給美國經濟帶來沉重打擊,在國際上聲譽一落千丈,此後貧富差距繼續擴大,權錢結合廣泛被視為阻撓改革的核心問題。

 

坎特輕敵是他失敗的主因,他自己認為是國家級的政治人物,經常到各地替對他有利的政客籌款和演講造勢,他巴結的是國會可以做利益交換的人和華爾街能出錢的人,而對他家鄉維珍尼亞州瑞奇蒙選民漠不關心,而忽視自己選區事務,給人印象是傲慢、為權貴代言、脫離草根、不接地氣。他在政策的立場搖擺,一會兒反對移民法改革,一會兒又做有限度的支持,一會兒和議長博納勢不兩立,一會兒又成了好朋友。坎特在選民眼裏,看來像《紙牌屋》電視劇裏的油滑政客,在他的選區維珍尼亞的瑞奇蒙市郊,反對他的海報譏笑他是撒謊王(Lying King)│是獅子王(Lion King)諧音的諷刺。

 

他的選區是堅實的共和黨陣營,少數民主黨選民厭倦坎特,寧可支持任何出來挑戰他的共和黨候選人,坎托卻渾然不知他在選區如此不得人心。布拉特當了十八年教授,兩袖清風,與坎特截然不同,得到茶黨支援,他譴責大公司老總自肥,要把缺德的銀行家關進牢裏,但是他秉承共和黨一向的立場,反對政府過多管制,他嚴詞批評坎特在國會支持的移民法改革,以及投票同意提高美國債上限,認為這都是向奧巴馬做出違反原則的妥協。

 

共和黨被極端派劫持

 

觀察美國政治生態的分析家認為共和黨內部被極端的保守派挾持,造成候選人不得不利用民粹來贏取選票,但是一旦當選,就拋棄草根,利用職權與財團精英沆瀣一氣。布拉特一夜之間躍升成為全國政壇名人,以後是否還聽茶黨使喚,是個未知數。共和黨整體傾向支持商業利益,茶黨的民粹和大公司看上移民供給的廉價勞工有根本的區別。坎特在陰溝翻船,給其他共和黨候選人敲了一記警鐘,這些人必須向強硬保守方向轉化,才能贏得選票,而且當選後,為了保住大後方,不能過河拆橋,茶黨起的黨內監督作用將使共和黨趨向極右。

 

坎特敗北後,同情者說他代表共和黨中溫和的務實改革派,以移民政策為例,他願意局部妥協,他下台後,新移民法就胎死腹中。坎特的全國視野使他超出共和黨每次選舉執著的反墮胎、支持擁有槍枝和少繳稅的老套,更關注解決中產階級收入停滯的問題。可是批評他的人不信任他有真意觸動金融界的既得利益,要想指望一名華爾街在國會內的代言人來推動改革,動搖百分之一的利益,不啻與虎謀皮。

 

最近皮尤調查公司民調顯示,美國政治兩極化達到前所未有程度,兩黨在議題上持溫和立場成員已屬罕見。保守勢力茶黨興風作浪之際,六月初西雅圖市議會通過法案把最低工資提高到每小時十五美元,是全國七點二五美元最低工資一倍有餘,企圖給餐飲超市等服務業勞工一個可以維持中產階級水平的收入,這是抗議全國貧富不均的另一個極端。

 

全球金融危機發生在美國,這幾年實體經濟復甦緩慢,而股票市場連創新高,零九年以來美國百分之二十二的個人收入集中在百分之一人群中,這些人囊括了百分之九十五的收入增長,以錢權交換來鞏固既得利益,成了左右兩派共同抨擊的對象。

 

美國正在重建價值觀

 

過去三十年來以美國前總統列根和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帶頭提倡的新自由主義經濟走到了盡頭,美國正在重建價值觀,新舊交替,不同理念互相碰撞。雖然後果難以預料,美國要在世界上做為一個公平正義的楷模,承認過去的模式出了問題,探索未來的願景是必要的過程。

原载于:《亚洲周刊》2014年6月29日 第28卷 25期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