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英国为何误读俄罗斯?

英国为何误读俄罗斯?

英國上議院在烏克蘭政變一週年之際,發表了一份報告,尖銳地譴責英國外交部以及歐盟誤判俄羅斯,成員國“夢遊”般地踏進危機, 驚訝錯愕,分析能力集體缺失,無法提出一個有權威性的反應,導致目前混亂局勢。

二月初卡梅倫首相沒有參加由德法斡旋的明斯克停火協議,已經受到國內多方指責,英國到底是歐盟重要成員,北約支柱,而且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及G8之一,在重大事件上,自我邊緣化,說不過去。上議院的報告更是雪上加霜,卡梅倫意識到嚴重性,如果無所作為,將給五月份國會大選蓋上陰影,隨即宣布將派遣75名軍事教練前往烏克蘭,協助訓練該國部隊來對抗東部親俄分裂份子。

上議院報告檢討失誤的結論是:“歐盟與俄羅斯的關係,長時間以來的樂觀前提是俄羅斯正在演變成為民主“歐洲國家”的路途上。“ 然而這種一廂情願的假設經不起事實的考驗, 英國對俄羅斯的研究缺乏戰略思維,加上政治與文化的知識不足, 導致分析能力退化,對危機之前種種跡象和氣氛茫然無知, 同時歐盟成員國把自己國家利益放在整體利益之上,也是無法形成有效政策的原因.

蘇聯解體後,英國基礎深厚的地域性的研究, 從以國家為單元轉移到全球主題性 如氣候變暖,恐怖主義之類的探索。以前訓練出來的專家們紛紛轉業,有的進入非政府組織,有的投向智庫,還有的任職投行和商業顧問機構。 外交部視情況需要,有時依賴這些機構提供的分析,然而這類研究報告雖在某些專業領域很到位, 但是重點偏窄, 缺乏全面戰略性的視野。

英國外交部2000年從事內部改革,“管理技能”做為考核升遷的主要標準,不再重視以往的歷史、語言和文化的專長的培養,2010年之後大幅削減經費,水準下滑更甚。 據《獨立報》援引英國前駐俄大使Tony Brenton在外交委員會作證時對語言能力的不足,表示遺憾。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前後,英外交部亟需能傾聽了解當事者用自己的語言說什麼,來判斷對方的情緒, 輔佐決策。 外交部所有需要掌握外國語言能力的職位中,只有百分之38達到一定的水平,俄語人才只有百分之27夠格。

英外交部自我辯護稱,預測不是他們的職責,他們追求的視認識和了解對方行為和決策的因素; 沒有人能準確得預測未來 ,即使在研究部門鼎盛年代,專家也沒有預測到伊朗政變或是共產主義的垮台。

英國與美國、俄羅斯和烏克蘭1994年簽署《布達佩斯備忘錄》,保障烏克蘭領土完整,條件是烏克蘭要放棄核子武器。 上議院外交委員會報告指出俄羅斯違反了承諾,英國不能坐視,建議加緊經濟制裁,尤其是切斷俄羅斯與西方金融系統的往來, 以及召開多國經濟援助烏克蘭會議。 外交委員會報告主筆對新聞媒體稱,如果西方國家不願出兵烏克蘭,就不要給烏克蘭一個虛妄的指望,烏克蘭要面對現實,自己和俄羅斯談判解決危機。

國際問題專家指出《布達佩斯備忘錄》沒有經過烏克蘭議會討論表决,缺乏法律效力。 一年前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拒絕簽署與歐盟建立經貿關係的協議,基輔獨立廣場的群眾抗議導致他倉皇出走,接著是去年三月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 在這期間,眼看烏克蘭危機愈演愈烈,英國無所作為,到現在才義正詞嚴的按照這份備忘錄,要採取行動, 是不是“太少、太遲”?

英國防部長擔心普京接下來會對波羅的海三國下手, 甚至說俄羅斯對歐洲的威脅不下於中東的伊斯蘭國, 西方必需有對策。 卡梅倫基於國內政治的考慮,硬著頭皮也要在烏克蘭危機中有所表現, 派遣 75位軍事教練,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 他或許認為教練對俄羅斯的挑釁性不高,那就錯了,1960年代,美國向越南派遣軍事顧問,就等於是部隊參戰,各方心知肚明。 目前明斯克停火協議未能阻止烏克蘭東部的戰事擴大, 美國增加軍援與英國派遣軍事顧問,是俄羅斯在後支持的東烏克蘭與北約對峙的升級。

斯拉夫世界的歷史中,烏克蘭與俄羅斯關係錯綜複雜, 目前身為國會議員的前外交官Rory Stewart認為歐盟在東擴的過程中, 沒有考慮到保護在俄羅斯境外俄裔少數族群,極為失策,造成今日的悲劇。他的眼界和換位思考的能力在外交部智囊團中,顯然不多見。

上議院報告雖然沒有提到美國,然而北約以美國馬首是瞻,美國是否誤讀俄羅斯,影響更加重大。同在二月間,《今日美國》披露了五角大樓分別於2008及2010年由行為學專家組分析普京“肢體語言”得出結論:普京是亚斯伯格症候群 (Asperger Syndome) 患者, 可能在兒時,甚至在出生前,腦神經受到傷害, 孤獨自閉, 為了補償性格的缺陷,他成了極端的控制狂。這類膚淺偽科學調研取代語言和文化人才的培養是個例子,解釋西方如何夢遊般的走進烏克蘭的泥沼。一年來烏克蘭混戰死亡人數已經超過5000,代價何等沈重。

原载于:《亚洲周刊》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