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瑷珲还原历史旧名

瑷珲还原历史旧名

中央电视台在5月18日晚间新闻联播中提到黑龙江黑河市爱辉镇政恢复旧名“瑷珲”,目的在令人铭记“惨痛历史”,同时发挥旅游资源,并推动“一路一带”的发展战略。国人不期然意识到更名释放了重大信号。

 

瑷珲条约在中国近代史上给国人记忆留下的创痛,不亚于鸦片战争后的南京条约。中俄在17世纪签订的尼布楚条约,明文确认两国边界以西以额尔古纳和与戈尔必济河为界,再沿外兴安岭向东直到海边,此时黑龙江是清帝国的内河,而不是界河。19世纪中,沙俄觊觎江以北广阔土地,开始渗透,建立据点。咸丰10年(1858),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率领兵舰沿江南下,与黑龙江将军奕山在瑷珲签下条约,占领了黑龙江左岸约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并将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在内的4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划为由中俄共管,这是中国失去领土最多的条约,两年后,英法联军迫使清廷签下的北京条约, 俄罗斯不费一兵一卒,乘人之危,又获取了乌苏里江以东的领土。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著名学者王占阳在新浪微博表示:“今天的新闻联播重提沙俄侵华、并通过不平等的《瑷珲条约》割占中国大片国土的史实,这应该是一个明确的信号:外交政策开始调整了。”

 

古瑷珲原在黑龙江左岸,是康熙年间为驱逐哥萨克骑兵入侵,稳定边境地带,建立的堡寨,两次雅克萨战役(1685、1686)时发挥了作用,之后为了方便与后方联络,在江右岸建新瑷珲,按照尼布楚条约定界,新旧瑷珲均在清帝国境内,瑷珲条约之后黑龙江成为界河,旧瑷珲被划入俄境。 目前的爱辉有一座水泥仿古的城门和纪念碑,在平坦的土地上,最突出的是做为爱国教育基地的瑷珲历史陈列馆,有1858个风铃组成的风铃墙,寓意为警钟长鸣。这座博物馆始建于1975年,原名“反修展览馆”,在爱国主义教育的推动下,2000年扩建,两年后开放。里面有半景画及仿真人像展示,在空旷的展厅内音响齐声振喊的教训是:“落后就是挨打!”

 

《环球时报》在瑷珲更名后发文“中俄关系完蛋了!别幼稚了!”针对国人心中纠结,表明中俄合作是“主旋律”符合中国现今发展的官方立场,唱衰中俄关系的人应该死心。 处理民间对俄态度是辣手的問題,央视将五月9日将红场阅兵临时取消直播,改为用二战时期的纪录片,穿插一些习近平在观礼台以及现场的镜头。比较靠谱的猜测是顾及国内民众反俄情绪会间接影响到与普京并肩而坐的习近平,所以取销的只是中文频道的直播,而保留了英语和俄语频道的直播。次日《解放军报》驳斥网上“与强盗同庆”的言论,称煽动历史仇恨,抹黑中俄关系是别有用心,

 

这些官媒不否认历史上俄罗斯欺负中国的事实,但是反对“纠缠”过去的事。《环球时报》还说俄罗斯是列强中唯一与中国接壤的国家,要是英法意大利等欧洲国家都放在中国边境,丧失土地就更不堪设想, 这种诡辩逻辑使读者看了哭笑不得。

 

即使在民主国家,民意很少影响一国的外交政策,现实主义政治学者从李普曼到基辛格都明白的说,外交大事不能取决与闹哄哄的舆论,然而驾驭民意是执政能力的体现。姑且慢谈中俄关系是否出现转折,中国官方显然认为领土是无法回避的问题,不如争取主动把各方面的争议压下去,所以出口蛮横,理不直而气壮,以盛气凌人取胜。

 

在瑷珲更名前,民意控负主要靠封杀有关中俄边界条约的讨论以及俄罗斯境内打砸抢烧华商的新闻;积极宣传则是赞颂中俄日益紧密的经贸合作,2010年底,当时的总理温家宝在莫斯科参加经贸会议,提出“中俄新蜜月”的说法,可是国人反应冷淡。现在的迹象是居高临下,斥责将俄罗斯以往罪行翻老账之辈怀着“唐吉柯德式的迂腐想法。”以鄙视对方“别有用心”来表明自己的正确。这种对历史事件和民族记忆“五毛”化的语言,对象是广大青少年,使他们厌烦几代人刻骨铭心的伤痛。 网上议论曰:中日历史不能忘,但是中俄历史不能提,真是咄咄怪事。做为一个崛起的大国,正视民族磨难的历史,必需有一个全面而深邃的看法。

首发于:香港《亚洲周刊》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