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乃蓤 > 悬挂在北京的穆拉维岳夫画像

悬挂在北京的穆拉维岳夫画像

瑷珲更名勾起了国人记忆深处的隐痛。当年逼迫黑龙江将军奕山签下瑷珲条约的尼古拉.穆拉维岳夫是俄罗斯开疆拓土的英雄,其肖像印制在面额最大纸币5000卢布上,引起不少国人的愤怒。

 

沙皇尼古拉一世于1847年任命年仅38岁的穆拉维岳夫为伊尔库茨克东西伯利亚总督,这位野心勃勃的贵族军人,用了十年的时间积极部署将贝加尔湖以东的大片土地纳入沙俄版图,越界渗透清帝国边境地带,勘探金矿,用流犯扎下据点,到了1858年向清政府摊牌,要求割让黑龙江左岸的土地,咸丰皇帝派去瑷珲交涉的奕山,曾在鸦片战争时亲历清军不堪一击的窘迫,此时太平天国又分散了兵力,缺乏武力做后盾,他对谈判缺乏信心,但是尼布楚条约明文写着两国以外兴安岭为界,况且外兴安岭以南到黑龙江广袤的土地,处于满族“龙兴之地”的后院,祖业不可轻易丧失,谈判头几天双方争执甚巨,停泊在江中的沙俄舰艇炮声隆隆,给奕山造成心理威胁,最后就乖乖的签了字。

 

瑷珲条约签订的消息传到东西伯利亚首府伊尔库茨克,全城放烟花庆祝,通宵达旦,穆拉维岳夫受封爵位,表扬他给沙俄扩展了103万平方公里的疆土,相当于四个英国的面积。此后西伯利亚的大城市博物馆,无不悬挂巨幅穆拉维岳夫的油画肖像,纪念这位开疆拓土的民族功臣。

 

中国人对俄罗斯极其纠结的心理,从来就是中俄关系上挥之不去的阴影。《环球时报》评论认为他国纪念英雄,只是标记俄罗斯“过去的辉煌”,不值得中国人说三道四。同样逻辑,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二战受害国又有什么话可说?

 

俄罗斯大使馆内有一座名为圣母安息的东正教堂,建于上世纪初,苏联时代改为车库,2009年复堂,色调以白绿为主,缀以金色洋葱顶的钟楼,四周种植灿烂的玫瑰,非常雅致。这座教堂主要是北京外侨聚会礼拜之处,不对中国居民开放。我听说修缮之后的教堂,有一间以东正教传入中国为主题的文物陈列室,于是联系到该堂的沃罗宁神父,请求参观,这位拥有艺术史博士学位的神父馆长,同意接待。文物陈列室在二楼,地方不大,展示玻璃柜里陈列的展物多为复制品,例如早期雅克萨营寨(俄罗斯名阿尔巴津)模型,圣像,文件,地图等。当我看到了在墙上挂着穆拉维岳夫的油画像时,立刻一股愤怒和痛楚由心底升起,没有心情继续看展览。穆拉维岳夫受到东正教教会的尊崇是因为在领土扩张的过程中,他以宗教的力量俄化西伯利亚东部民族,使得东正教在19世纪得以迅速发展。

 

告辞后,我发了一封电邮,善意提醒馆长,穆拉维岳夫挑起太多中国人伤痛的记忆,希望陈列室主管单位顾及中国人的感情,不要悬挂他的画像。

 

沃罗宁神父没有回复我的邮件。

首发于:香港《亚洲周刊》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