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俄羅斯末代沙皇全家一百年前遭布爾什維克黨人殺害。尼古拉二世從享盡世間榮華富貴的帝國之首,到被逼上絕路,一家人慘死在槍彈和刺刀之下。多年來,這具有高度悲劇色彩的歷史事件觸動了無數世人心弦。自從蘇聯解體後,慘案細節曝光,遺骨的發現和鑑定、教會封聖,以及對亡國之君的評價,在俄羅斯社會和政治演變中繼續發酵。
 
一九一八年春末,沙皇已遜位一年多,俄羅斯陷入內戰,臨時政府把沙皇一家從聖彼得堡移送到內地烏拉山東側的葉卡捷琳堡。保皇派的白軍在西伯利亞反攻勢力兇猛,當地布爾什維克黨人深怕沙皇落入白黨手中,加強復辟力量,因而蓄意謀殺。七月十六日深夜至十七日凌晨,沙皇夫婦、五位子女、隨行醫生、僕人共十一人被帶到他們暫住的民居地下室,手槍和刺刀並用,行兇殺戮,隨後把遺體裝上卡車,運到距離二十公里處一座廢棄礦地,毀屍滅跡。對外宣稱,沙皇已被「正法」,而家人藏匿在未能公開的地點。
 
蘇聯解體後,克格勃檔案中當事人的紀錄公開,經過研究調查以及遺骨鑑定,基本還原了慘案細節,血腥殘酷程度令人髮指。作案當晚,地方秘密警察收集了十一枝槍,分給監視守衛,計劃是每一位槍手負責槍斃被監視中的一人。然而在子彈亂飛、硝煙瀰漫的狹小空間,淒慘呼叫,甚至肢體抵抗的混亂中,守衛瘋狂連續開槍,並用刺刀來壓制最後抵抗,地上血漬腦漿滑膩,連開槍的劊子手都不免作嘔。患壞血病而孱弱的太子阿列克謝驚嚇地抓住已被擊斃沙皇的上衣,槍手對準他的耳部連發兩槍,結束了這個不到十四歲少年的短暫生命。
 
早在一九七九年,葉卡捷琳堡的兩位民間學者推斷出當年血案地點及遺骨掩埋之處,而且找到一些遺骨,然而當時政治氣氛不適宜公開,因此又埋回原處。直到一九九一年蘇聯解體後,才由官方團隊組織挖掘。第一批遺骨中缺少了皇太子和他的一位姊姊瑪利亞,他們的遺骨要到二零零七年在離棄屍地點之南五十米處被發現,他們兩位與家人分開的解釋是,兇手得到命令要毀屍滅跡,因此在礦坑附近點火,然而夜深霧濃,快到天亮還沒有燒毀,於是就地掩埋,而其他受難者遺體就埋在停車路邊。
 
皇太子遺骨仍未安葬
 
首批遺骨經過國際專家鑑定後,一九九八年安葬在聖彼得堡的羅曼諾夫陵寢,後來的兩副遺骨放置在俄羅斯國家檔案館箱中,至今尚未安葬。
 
七月十六日晚,約十萬人從俄羅斯各地及海外來參加紀念遊行和宗教儀式,由俄羅斯東正教會牧首基里爾親自帶頭,從建立在沙皇喪命處的教堂,步行五小時,到遺體掩埋地點的一座修道院。相比去年十月革命百年的刻意低調,這次聲勢浩大,場面感人,譴責暴力革命,發揚俄羅斯民族及宗教傳統。基里爾把沙皇遇害歸咎到西方外來思潮迷惑了俄國人,否定上帝。他說,沙皇尼古拉沒有犯法,也沒有背棄上帝,他為子民受難,代表俄羅斯純潔崇高的靈魂。
 
東正教會在二零零零年已將沙皇一家封聖,視為殉道者。然而教會遲遲不接受官方驗證結果,在二零一五年要求重啟調查,而且要更大程度的參與鑑定。這次依靠沙皇親戚提供DNA匹配還不夠,甚至將尼古拉二世的父親亞歷山大三世的棺槨啟開取證,確認血緣無誤。調查結果在七月十六日公布,東正教會宣稱主教會議將做出最後決定。
 
如果主教會議承認遺骨屬於末代沙皇一家,那麼教會將舉行「殉道者」最高榮譽的紀念儀式。屆時,阿列克謝和瑪利亞也將與家人合葬於羅曼諾夫家族陵寢。
 
俄羅斯政府在這次紀念沙皇遇害百年的活動中,沒有表態。俄羅斯教會與政府的共同立場是否定共產主義,同情沙皇家族等於變相指責蘇維埃政權的殘酷。但是從歷史上看,尼古拉二世是一個懦弱君主,用人不彰、疑心過重。一九零五年日俄戰爭潰敗消息傳到聖彼得堡,他下令向和平遊行的數百名民眾開槍,「血腥星期天」是他執政的污點。退位之前,眾叛親離,社會上有不少人認為末代沙皇要是能幹,就不會有蘇聯統治。
 
當年流亡海外的俄羅斯人基於對祖國及過去的憧憬,製造出完美形象。後蘇聯時代的俄羅斯人繼承了懷舊,憧憬俄羅斯過去的輝煌,沙皇逐漸演變成俄羅斯逝去的美好世界象徵。沙皇眼神憂鬱,有著慈父形象,加上四個貌美的女兒和一個期盼多年而得的太子繼承人,家庭美滿,奈何無力回天,全家喪命於陰暗齷齪之地。崇尚沙皇,將痛苦昇華,有助教會推動回歸傳統價值觀。
 
俄羅斯教會有將皇室喪命者封聖的傳統。公元一千零二十五年,基輔大公弗拉基米爾的兩個兒子因宮廷政變被謀殺,他們被封聖,開啟了「被動殉道者」的先例。
 
俄羅斯教會表揚尼古拉二世信仰虔誠。在他退位後,尤其是被害前數月的表現,基於一種出自內心深處的內省,把自己和國家都交給了上主,合乎崇高的東正教精神。
 
其實從世俗的觀點來看,把末代沙皇神聖化,是俄羅斯重新構建民族大敘述的重要組成部分。
 
埋在北京的羅曼諾夫皇朝親戚
 
當沙皇一家到達葉卡捷琳堡時,另外六位皇親貴冑及隨行二人則被送往距離一百五十公里之外的阿拉帕耶夫斯克,布爾什維克黨人在謀害沙皇一家後的七月十八日晚,把這八人驅趕到一座積水的廢棄礦坑邊,用槍托猛擊後,扔入坑內,企圖溺斃。坑內傳出唱聖詩的歌聲,兇手扔了數枚手榴彈,又擲下點燃了的樹枝,以煙燻窒息,等到坑裏不再傳出聲音後才離去。
 
十月中,白軍進入阿拉帕耶夫斯克,找到這八人的屍體,清洗入殮,厝於該市一所墓地教堂,數日後移靈至聖西爾蓋主教座堂地下。次年七月,紅軍反攻,白軍將八具棺木由阿拉帕耶夫斯克用鐵路貨車運到赤塔。一九二零年三月,這八具棺木又經哈爾濱轉運到北京,厝於安定門外東正教墓地中聖瑟拉芬小教堂地下。
 
這八位遇害者中有伊麗莎白.菲奧爾多夫納,她是沙皇亞歷山大三世的弟媳、沙皇尼古拉二世皇后亞歷山德拉的姊姊。這位大公爵夫人在她丈夫於一九零五年遇刺後,洗盡鉛華,發願當修女,建立了馬莎瑪利亞修道院,收容照顧貧病患者。因為她是英國女王維多利亞的外孫女,英國通過外交途徑,向中國政府申請移靈。一九二零年十一月,伊麗莎白及隨行的芭芭拉修女的遺體被送上船,由天津、經過上海,轉往耶路撒冷的東正教堂安葬,其餘六具棺材留在原地。抗戰期間,一度搬遷到東正教傳教團在東直門紀念義和團喪命的殉道者教堂內,但後來蘇聯接收帝俄時期所有資產,命教會把遺體遷回聖瑟拉芬堂。
 
聖瑟拉芬教堂歷經文革的破壞,一九八七年青年湖公園擴建時,墓地及教堂消失,但是仍有俄羅斯人來故址祭奠。
 
伊麗莎白及芭芭拉修女於一九九二年封聖,在阿拉帕耶夫斯克喪命的皇親國戚也於二零零零年列入聖品,但是隨行的一位秘書不在殉道者之列。
 
阿拉帕耶夫斯克喪命者包括:伊麗莎白.菲奧爾多夫納、芭芭拉修女、西爾蓋.米哈伊洛維奇、弗拉基米爾.巴夫洛維奇.帕里、約翰.康斯坦丁諾維奇、康斯坦丁.康斯坦丁諾維奇、伊格爾.康斯坦丁諾維奇。約翰、康斯坦丁、伊格爾是兄弟,也是尼古拉一世的曾孫、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堂兄弟;弗拉基米爾及西爾蓋輩份高,是尼古拉二世的叔輩。
 
话题:



0

推荐

周乃蓤

周乃蓤

146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周乃蓤,台湾大学政治系毕业,美国华盛顿大学历史学博士,职业生涯一半在高校误人子弟,另一半从事所谓“历史初稿”的新闻采写,主要领域为财经新闻,曾任职路透社纽约分社及上海分社,亦曾担任过香港南华早报驻北京特派员。著有《国际财经新闻知识与报道》。

文章